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5年 3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在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论坛上的演讲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在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论坛上的演讲

2015年 3月 16日 (星期一)

(暂译)

  尊敬的大卫・马隆校长,感谢您的介绍。
  也感谢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精彩演讲,我深受感动。
  诸位,从今年到明年的这段时间,无论对于联合国还是对于日本,都十分关键。
  对联合国来说,今年是成立70周年。对日本来说,明年将是加入联合国60周年。我们希望能将这2年定位于“具体行动年”。
  我们所面对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核扩散危机、气候变化、可怕的传染病…都是超越国家范畴的问题。
  然而这正告诉我们,国际社会绝不可以“分裂”,越发紧密地“联合”才是唯一正道。
  在今年安理会选举中,我国力争第11次当选,并决心面对各种问题、各种局面,引领联合国内外的讨论。
  我还将呼吁在新的发展议程中,写入日本一直推崇的“人类安全保障”思想。
  最为重要的,不应将时间花在讨论安理会改革之上,而已到了应该拿出具体成果的时候了。
  日本为至今积累起来的一个又一个业绩感到自豪,并静心等待接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一重任。过去如此,今后我们还会继续。
  例如,日本还可以在新领域做出贡献。
  “Smart Platinum Society”。可能在诸位的字典里还没有这个词。如果没有,那就请记住,这是日本自造的英语“Japanglish”。
  “Smart Platinum Society”是指,灵活运用信息通信技术、机器人技术为老年人创造一个健康舒适的社会。
  联合国现在开始逐渐重视老龄化问题,而走在最前列,开始进入“白金社会”的日本,正准备用擅长的技术精粹来应对这一问题。(“白金社会”:高层次解决环境问题和老龄化问题的社会)

  今年,还有明年,对日本来说,是回顾与联合国共同走过的历程,对未来表明新决心的时候了。
  战后,日本在深刻反省上次大战的基础上,始终致力于自由民主、捍卫人权、尊重法治的国家建设。
  我们的目标是把日本建设成能为亚太地区、以及世界的和平、发展与繁荣做出贡献的国家。
  也正因为如此,当我们的父辈、祖辈等先人们得知日本重被联合国接纳时,欣喜万分,感激不尽。作为后人的我们,也应时常回味他们那时的心情。
  在决定日本加入联合国的那一天,重光葵外长在联合国发表了演说,并宣布“日本将用尽一切方式,坚决履行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义务”。
  继承重光外长一职的,是我的外祖父岸信介。他在国会发表演说时强调,“为提高联合国的权威、通过联合国确保世界和平,我们应从平时就做好准备,以便随时做出相应的贡献。”
  日本至今坚守初衷,成为始终支持联合国发展的擎天支柱。
  我时常想起60年前的欣喜与感激,把初志当作今日誓言坚持下去。而且,我的心愿是要将其意义告诉后人,尤其是肩负未来的日本年轻一代。

  “联合国无法把我们带到天堂”,联合国第二任秘书长达格•哈马舍尔德留下了关于联合国的精辟解释,“但是联合国可以把我们从落入地狱的路上解救出来”。
  即使在东西冷战最为激烈的时候,也不放弃联合国存在的意义,倾注满腔热情的这一警世金言,至今仍回响在我们的心中。
  然而,仅就日本而言,联合国的重要性,完全无需他人之言,我们自已非常明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诸位,因为我们日本国民,就是在联合国高举的理想之下,不断思考能为此做些什么,并会实现而竭尽全力的国民。
  这一点,我们绝不会输给任何人。所以,过去如此,今后也会继续。
  日本所缴纳的联合国会费和所承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PKO)费用,累计至今,总额已远远超出了200亿美元。在过去的30年中,在财政方面做出比日本更多贡献的国家,唯有美国。
  开发援助方面的实际金额,累计总额也已达到了3249亿美元。
  这并不是我在自卖自夸。而是为了让自己明确59年前的初衷贯彻至今,同时也想让诸位能有所了解。
  在此基础上,我要再次呼吁。联合国必须进行改革,以应对不断变化、越发复杂的国际社会问题。实现包括安理会在内的改革,必不可少。
  日本与联合国,还有一层必须提到的关系。
  1990年代,东西冷战,以实行自由民主主义政治经济体制的我方取得胜利而告终。
  日本与阿马蒂亚•森、绪方贞子等领袖一起,促使安全保障概念从根本发生了改变。
  正是从那时候起,谈到“安全保障”时,前缀不再是“国家”,而是“人类”。
  那是日本敏锐地发现时代的变化,依照自己的信念,将长年培养起来的哲学作为联合国所面临的课题、全人类所面临的课题提出。
  将重点放在每一个个人身上,教他们读书写字、做算数,将他们从贫困和恐惧之中解放出来,这就是日本近代以来的一贯做法。

  正是教育,能让人感到做人的尊严,奠定和平与繁荣的基础,还可预防犯罪、极端主义,并能维护社会的稳定。
  “为所有孩子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这是日本在实施援助时的基本理念之一。
  我们在村落里建造学校,在校舍里建造清洁的盥洗室,使少女们从不安中解放。
  打一次水就要花费半天的时间,这种重活压得女性抬不起腰来。我们认为这种状态是一种不正义,要为每一位女性、每一个少女争取她们的赋权(所应享受的权利)。
  诸位,我们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一路笔直走到了今日。
  创建“让女性绽放光彩的社会”,这句话我天天讲,日日说,会一直讲下去。
  去年,成功举办的“WAW!(World Assembly for Women)”会议会一直举办下去,直到实现社会“规则改变(game change)”的那一天。今年也请诸位在暑期休假结束后,来日本再相聚。
  我们为联合国妇女署(UN Women)提供的资金额度,今年将增至前年的10倍。
  为消灭艾滋病、疟疾、结核病这三大传染病,日本积极参与了全球基金的创建和发展工作。
  今年,日本也会向基金提供1亿9千万美元的援助,并将于12月在东京召开畅想基金未来的会议。
  不久,日本将为支持肯尼亚政府的保健政策,提供史无前例的援助。金额约在40亿日元左右。
  该政策要实现的就是让全体国民都能以能够接受的金额享受基础保健服务,也即是我们推动的“全民健康覆盖(UHC)”。
  前些时候,我们将这20年一心推崇的开发政策,基于为人类安全着想的援助理念,作为“发展合作大纲”公布。
  所谓发展,就必须立足于可持续的长远目标。不仅要将人们从贫困、恐惧中解放出来,今后还应给予他们追梦的自由。为此,就必须追求高质量的发展。
  这就是我们的发展合作大纲的中心思想。希望这能有助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讨论。

  59年前,日本实现加入联合国的那一天,重光外长在演说中讲到“日本是唯一遭受原子弹之苦的国家,我们深知其带来的是怎样一种悲惨”。
  的确,我们最清楚绝不能让广岛、长崎的悲剧重演。正是这个原因,我们在联合国一直呼吁必须废除核武器。
  今年,将迎来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70周年。这两个城市都会举办重要的国际性会议,诉说核裁军的意义以及核扩散的危险。在此基础上,今年日本还会向联合国大会递交核裁军决议案。
  今年年初,我访问了位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把特定的民族作为歧视、憎恨的对象,会把人变得无比残酷,这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我们将在今年6月,召开“为构筑亚洲和平、实现国民和解及民主化的相关高层研讨会”。在菲律宾的棉兰老岛、斯里兰卡,日本的外交虽然微不足道,但为化解仇恨、促进和解做出了不懈努力。
  6月会议召开时,亚洲各国都会带来本国的此类经验,而且会议的举办地,就是这里,联合国大学。
  想必诸位都知道,日本现在高举的“基于国际协调主义的积极和平主义”旗帜。毋庸置疑,与联合国的协调、协作,正是这面旗帜的根基所在。
  我还想请大家记住,我们现在为了培养构筑和平的专家,正要开展一系列相关项目。

  最后,我想说:
  对于联合国这样的组织来说,唯有证明我们是在不断地前进,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祝寿。
  现在,就在这一瞬间,许多患者正苦于埃博拉出血热,不少生命正受到无法无天的恐怖主义分子的威胁。既有忙于建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人,也有企图使之扩散的人。
  联合国,是一个不可因循守旧的组织,是一个必须始终与时俱进、不断转变的团队。因为,无论问题的形态状况发生怎样的变化,问题总是存在的。
  我要再次强调,联合国改革,是当务之急,我们会为此付出不懈的努力。
  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