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5年 6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2015年 6月 8日 (星期一)

(暂译)

【开场发言】
  上个月,太平洋岛国峰会在福岛召开。“我们的岛屿将要沉没。”图瓦卢总理索波阿加先生如此描述遭受强烈热带气旋“帕姆”袭击时的恐惧。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南太平洋上的美丽岛屿则面临消亡的危机。索波阿加先生还恳请说“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请救救住在岛上的人们吧。”
  日本,在克服东日本大地震和核电站事故后,对温室气体的排放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削减目标。然而,为应对全球规模的气候变化,必须建立起“所有国家参与”的新框架。
  在本次七国集团(G7)峰会上,我与世界主要领导人对这一坚定方针进行了确认。引领世界的国家,一年一度的聚会,共同讨论、共同对应世界所面临的问题。在长达40年的岁月里,七国集团峰会成为协调解决时事问题的场所,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做出了诸多贡献。
  恐怖主义、传染病的威胁,女性人权。针对这些新问题,今年的峰会,世界各国也携手面对,并共同表达了坚定的决心。在此,我要向本次峰会主席,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的领袖风范表示由衷的敬意。
  我们拥有共同的“语言”:自由、民主主义、基本人权和法治。共享基本价值观,是我们团结一致的基础。因此,七国集团一致支持乌克兰的稳定。这一方针,不可动摇。在本次峰会召开前夕,我作为首位日本总理访问了乌克兰。我告诉波罗申克总统,为加快乌克兰国内的改革步伐,日本今后也将不遗余力地继续提供合作。
  要推动改革、实现可持续发展,最重要的是保持和平与稳定。依靠势力,单方改变现状,以强势压制弱势。无论在欧洲、亚洲,还是世界,都绝不允许发生的。尊重法治、注重主权、领土的完整,这是日本一贯的明确立场。
  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在内,所有当事国,都应忠实履行停战协议。“任何冲突都不应诉诸武力和威胁,而应根据国际法和平解決。”这个原则,我在国际社会反复呼吁。本次峰会上,也获得了七国集团朋友们的强力支持。
  而且,这种和平外交解决途径,如果没有“对话”,是无法取得的。对立,不能成为放弃对话的理由,而正因为问题的存在,需要进行对话。
  如果本次峰会不是七国而是八国,那么普京总统就会在场。冷战结束后,我们接纳了俄罗斯,也曾以八国集团(G8)的形式联手应对全球问题。
  我们希望俄罗斯能作为一个负责的国家,建设性参与国际社会问题。为此,我将会继续与普京总统进行对话
  明年,日本将作为主席国,邀请世界领导人到访伊势志摩。
  志摩富饶的大海连结着太平洋与印度洋。日本将作为主席国,心怀亚洲、非洲各国的愿望,为实现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与世界的领导人坦诚畅谈。
  此外,还想借此机会,邀请各国领导人充分体验以伊势神宮为首的日本传统、文化、和美丽自然。希望明年峰会成为向世界展现日本美好“FURUSATO”(乡情)的机会。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NHK 原记者)
  本次七国集团峰会的焦点之一是有关乌克兰局势的应对。乌克兰局势的继续对立,导致美俄之间的对立加剧。七国集团今后将如何应对乌克兰局势以及正在加强海洋发展的中国。七国之间多少有些分歧,究竟是否能保持紧密合作共同应对呢?此外,总理您提到将与普京总统继续保持对话,但美俄对立加剧,普京总统的年内访日能否实现呢?
 
(安倍总理)
  至今,我始终反复强调日本的基本立场是,首先要尊重法治、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其次是任何冲突都不应诉诸武力和威胁,而应根据国际法和平解決。
  在本次峰会上,我同样提出了在面对乌克兰局势、南海东海局势等全球问题时,七国应该团结一致。这些都获得了七国首脑的强烈赞成与支持。
  我国是明年七国集团峰会的主席国。作为主席国,将强调七国必须在面对全球问题时团结一致,并引领讨论。我要再次重申,共同拥有自由、民主主义、基本人权、法治等基本价值观的七国集团,应团结一致发出应有的声音。
  我国与俄罗斯,战后70年至今,面对着仍未缔结和平条约的现实。为推动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我希望普京总统能在今年恰当时期访日。
  具体日程,还需考虑准备情况等多种要素进行综合性判断。
 
(南德新闻 施坦因记者)
  明年的伊势志摩峰会,总理您是持乐观考虑的八国集团峰会,还是认为是七国集团峰会。普京总统访问东京时,您是否会与他讨论此事?
 
(安倍总理)
  七国集团峰会,是共同拥有自由、民主主义、法治、人权等基本价值观的主要发达国家首脑,就世界所面临的问题,坦诚交换意见的论坛。通过本次峰会,我再次认识到了与其他论坛所不同的、七国集团独有的高密度讨论的意义和重要性。
  明年,日本作为七国集团峰会主席国,邀请世界主要领导人来访伊势志摩。时隔8年在亚洲召开的该峰会,将同时采纳亚太地区视点,为实现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与世界主要领导人坦诚交换意见。
  鉴于乌克兰局势现状,目前我认为很难实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八国间有意义的讨论。
  然而同时,叙利亚问题、伊朗核开发问题、东北亚的北朝鲜问题等,也需要俄罗斯具有建设性的参与。我想这也是本次七国集团峰会上多国首脑所共有的认识。
  对立,不能成为放弃对话的理由,而正因为问题的存在,更需要进行对话。冷战结束后,我们接纳了俄罗斯,也曾以八国集团(G8)的形式联手应对全球问题,所以希望俄罗斯能作为一个负责的国家,建设性参与国际社会问题。为此,今后我会继续与普京总统进行对话。
 
(中日新闻 高山记者)
  我想就目前国会正在审议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提问。在此前的众议院宪法审查会上,包括执政党推荐的人员在内,皆为宪法学学者的三位意见参考人都明确表示那违反了宪法。请问,总理您是如何看待这些学者的意见的?而且,各类舆论调查也出现了反对大于赞成的状况。总理您是否会根据国民的声音、学者的意见,撤销或重新调整法案?
 
(安倍总理)
  因为这些意见都非常重要,所以我现在正希望直接并认真回答广大国民。
  守卫国民生命和幸福生活,是政府最为重要的职责。
  围绕我国的安全保障环境愈发严峻。威胁会轻而易举地跨越国境。现在,任何国家仅依靠一国之力都无法守卫本国安全。我也与许多国家首脑举行会谈,就日本的和平安全法制进行了说明。我认为几乎所有国家都持有这样的观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设想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态,实现无疏漏应对,这就是和平安全法制。我认为,完善和平安全法制是实现无疏漏应对、守卫日本人生命中所不可或缺的。
  在开展本次法制完善工作时,有关宪法解释的基本逻辑未发生任何变化。这一基本逻辑,与最高法院对砂川事件做出判决的想法完全一致。
  最高法院对砂川事件做出的判决,是有关宪法与自卫权的判決。该判決表明的是,我国为维护本国的和平与安全、保全国家存立所采取的必要的自卫措施,正是国家正当行使固有权能。这是宪法的基本逻辑之一。
  根据这一宪法解释,本次对自卫措施中武力行使的规定,是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极其严格的三个新条件之下,有限制地,为守卫国民生命和幸福生活才允许行使的。
  这三个条件是,发生我国遭受武力攻击或是与我国关系紧密的他国遭受武力攻击,而威胁到我国的存立,国民享有的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权利处于根本性颠覆的明显危机时;同时为排除这一危机,除行使武力外无其他恰当方式能够保全我国存立、守卫国民,也即是,在竭尽一切外交手段后,为守护国民生命,别无他法的情况下;以及在必要的最小限度之内。
  当然,除了为守卫国民生命和幸福生活以外,不得行使武力,但即便是出于这两个目的,若未能满足三个条件,仍不得行使武力。
  我坚信,我们贯彻了刚才所说的宪法基本逻辑。我想听到有关这三个条件解释的各位已经理解,这明确阐述了武力行使的目的并非为了他国的防卫,而是遵循了最高法院下达的判决。
  政府已经对此进行了充分讨论,并于去年7月做出了内阁会议决定。
 
(彭博新闻社 韦布记者)
  总理,您是否担忧日元兑欧元贬值过快?日本政府认为恰当的汇率水平是多少?
 
(安倍总理)
  关于汇率水平等,由于可能会对市场产生无法预测的影响,我认为作为总理大臣不应言及这个问题。一般而论,希望能按照经济指标稳定发展。
  在此基础上,再来讨论汇率变动对经济的影响时,一般来说,日元贬值对于出口企业和在海外发展的企业等是有利的。例如,许多海外游客到日本旅游。
  由于日本旅行费用降低对海外人士极具魅力,因此海外游客数量从政权交替前的800万人次增至去年的1,300万人次,共增加了500万人次。今年,这一情况将进一步扩大。
  游客在日本国内的消费总额,去年首次突破了2万亿日元,比政权交替前增加了1万亿日元。这说明正是大量海外游客在日本花费了1万亿日币。
  其他方面,日元贬值引发进口价格上升、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出现了波及中小微企业、地方经济以及普通消费者生活的现象。我们也要密切关注这些影响。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