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5年 8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2015年 8月 14日 (星期五)

(暂译)

(开场发言) 
  8月,是一个让我们日本人少时驻足的月份,让我们回到过去,思考历史。
  政治应从历史汲取走向未来的智慧。在战后70年这个重要的节点,我们应回顾走上那场战争之路的过程、战后发展的历程,20世纪那个时代。从那些教训出发,深刻思考、仔细构想世界中的日本在面向未来之时,应该走怎样的道路。
  同时,政治应谦虚地面对历史,绝不能因政治或是外交目的来歪曲历史。这也是我的坚定信念。
  因此,为撰写谈话,我召开了21世纪构想恳谈会,邀请有识之士开展坦诚彻底的讨论。当然每一位的立场和想法各不相同,然而通过这些有识之士反复热烈的讨论,得到了一定的共识。我将这一提议作为历史的声音,并希望在此基础上,从历史汲取教训,展望今后应走的发展之路。
  一百多年前,以西方国家为主的各国的广大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十九世纪,以技术的绝对优势为背景,殖民统治亦波及到亚洲。毫无疑问,其带来的危机感变成日本实现近代化的动力。日本首次在亚洲实现立宪政治,守住了国家独立。日俄战争鼓舞了许多处在殖民统治之下的亚洲和非洲的人们。
  经过席卷全世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民族自决运动的扩大阻止了此前的殖民地化。那场战争造成了一千多万死难者,是一场悲惨的战争。人们渴望和平,创立国际联盟,创造出不战条约,诞生出使战争本身违法化的新的国际社会潮流。
   当初,日本也统一了步调。但是,在世界经济危机发生后,欧美各国以卷入殖民地经济来推动区域经济集团化,从而日本经济受到重大打击。此间,日本的孤立感加深,试图依靠实力解决外交和经济上的困境。对此,国内政治机制也未能予以阻止。其结果,日本迷失了世界大局。
  满洲事变以及退出国际联盟——日本逐渐变成国际社会经过巨大灾难而建立起来的新的国际秩序的挑战者,该走的方向有错误,而走上了战争的道路。
  其结果,七十年前,日本战败了。
  正当战后七十周年之际,我在国内外所有死遇者面前,深深地鞠躬,并表示痛惜,表达永久的哀悼之意。
  由于那场战争失去了三百多万同胞的生命。有不少人在挂念祖国的未来、祈愿家人的幸福之中捐躯。战争结束后,也有不少人在严寒或炎热的遥远异国他乡苦于饥饿或疾病之中去世。广岛和长崎遭受的原子弹轰炸、东京以及各城市遭受的轰炸、冲绳发生的地面战斗等等,这些导致了许许多多的老百姓悲惨遇难。
  同样,在与日本兵戎相见的国家中,不计其数的年轻人失去了原本有着未来的生命。在中国、东南亚、太平洋岛屿等成为战场的地区,不仅由于战斗,还由于粮食不足等原因,许多无辜的平民受苦和遇难。我们也不能忘记,在战场背后被严重伤害名誉与尊严的女性们的存在。
  我国给无辜的人们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害和痛苦。历史真是无法取消的、残酷的。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梦想、所爱的家人。我在沉思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时,至今我仍然无法言语,不禁断肠。
  在如此重大损失之上,才有现在的和平。这就是战后日本的出发点。
  再也不要重演战祸。
  事变、侵略、战争。我们再也不应该用任何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应该永远跟殖民统治告别,要实现尊重所有民族自决权利的世界。
  我国带着对那场战争的深刻悔悟,作出了如此发誓。在此基础上,我国建设自由民主的国家,重视法治,一直坚持不战誓言。我们对七十年以来所走过的和平国家道路默默地感到自豪,并且今后也将继续贯彻这一坚定的方针。
  我国对在那场战争中的行为多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为了以实际行动表明这种心情,我们将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以及台湾、韩国、中国等亚洲邻居人民走过的苦难历史铭刻在心,战后一直致力于这些国家的和平与繁荣。
  这些历代内阁的立场今后也将是坚定不移的。
   不过,即使我们付出多么大的努力,失去家人的悲哀和在战祸中饱受涂炭之苦的记忆也决不会消失。
  因此,我们要将下述事实铭刻在心。
  超过六百万人的战后回国者从亚洲太平洋的各地总算平安回国,成为重建日本的原动力。在中国被残留的接近三千人的日本儿童得以成长,再次踏上祖国土地。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被俘的人们,长期以来访问日本,祭奠双方的战死者。
  饱尝战争痛苦的中国人、以及曾经被俘并遭受日军施加难以忍受痛苦的人做得如此宽容,他们内心的纠葛究竟多么大,付出的努力又是多么大?
  我们必须将此事挂在心上。
  战后,如此宽容的胸怀使得日本重返国际社会。值此战后七十年之际,我国向致力于和解的所有国家、所有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谢。
  现在我国国内战后出生的一代已超过了总人口的80%。我们不能让与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担负起继续道歉的宿命。尽管如此,我们日本人要超越世代,正面面对过去的历史。我们有责任以谦虚的态度继承过去,将它交给未来。
  我们的父母一代以及祖父母一代在战后废墟和贫困深渊中维系了生命。他们带来的未来是可以让我们一代继承,且交给我们下一代。这不仅是前辈们不懈努力的结果,也是曾经作为敌国激烈交火的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各国以及许多国家超越恩仇提供善意和支援的结果。
  我们必须将此事告诉未来的一代。将历史的教训深深地铭刻在心,开拓更加美好的未来,为亚洲及世界的和平与繁荣而尽力。我们担负着这一重大责任。
  我们继续将谋求以实力打开僵局的过去铭刻在心。正因为如此,我国继续奉行的是,任何争端都应该尊重法治,不是行使实力而是以和平与外交方式加以解决的原则。这是我国今后也将坚持并向世界各国推广的原则。我国作为经历过原子弹轰炸的唯一国家,追求实现核不扩散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在国际社会上履行自己的责任。
  我们继续将在二十世纪的战争期间众多女性的尊严与名誉遭受严重伤害的过去铭刻在心。正因为如此,我国希望成为一个国家要时刻体贴女性的心。我国将在世界领先努力将二十一世纪成为不让女性人权遭受侵害的世纪。
  我们继续将区域经济集团化促发纠纷萌芽的过去铭刻在心。正因为如此,我国努力发展不受任何国家恣意影响的自由、公正、开放的国际经济体制,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支援,牵引走向更加繁荣的世界。繁荣才是和平的基础。应对暴力温床的贫困,为全世界所有人享受医疗和教育以及自立的机会而做出更大的努力。
  我们继续将我国曾经当过国际秩序挑战者的过去铭刻在心。正因为如此,我国坚定不移地坚持自由、民主主义、人权这些基本价值,与共享该价值的国家携手并进,高举“积极和平主义”的旗帜,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做出较之以前更大的贡献。
  我们有决心,面向战后八十年、九十年以及一百年,与我国国民各位共同努力建设如上所述的日本。
以上就是我们应从历史学习走向未来的智慧。
在发言开头,我提到了将21世纪构想恳谈会的提议作为历史的声音。同时我们也应谦虚地面对历史。何为谦虚的态度,我认为就是始终保持凝视历史的态度,是否有我们未曾听到的、被遗漏的声音。
今后,我也会谦虚地倾听历史的声音,学习通向未来的智慧,并始终保持这一态度。
  我的开场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提问。
  请提问者举手,由我指名。请先报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为能尽可能多地接受提问,请各位简明扼要。
  首先,请干事社的记者提问。请。

(记者) 
  我是干事社-共同通信的杉田。
  总理,您将战后70年谈话作为日本向世界传递的声音。您最希望向国内外传递怎样的信息?此外,请问总理您为何采取了与过去的村山谈话、小泉谈话不同的形式,将歉意、侵略等用语放入文中?

(安倍总理)
  战后70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我们在全面回顾走上那场战争之路的过程、战后发展的历程及整个20世纪的同时,会将教训铭刻在心,并告诉世界我们展望战后80年、90年、100年,会将日本建设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家。
  在撰写谈话之时,为与广大国民一同描绘日本所应走的国家道路,我注重于使这一谈话尽可能地反映更多国民的意见。从为能更广泛地与国民共享谈话思想的观点出发,我希望不是取出其中的一部分进行强调,而是从整个谈话来看我想要传递的信息。
  日本战后历届内阁始终对在那场战争中的所作所为心怀致歉之意。这种歉意,在战后50年时以村山谈话的形式表现,又在战后60年时以小泉谈话的形式进行继承并表现。历代内阁所表明的立场,在我的内阁也绝不动摇并加以继承。而且,我想今后的内阁也会继承下去。这一点在本次谈话中进行了明确阐述。
  接下来,回答关于“侵略”这个词的问题。本次谈话是在21世纪构想恳谈会有识之士的共识及其报告书的基础上撰写而成的。报告书中也提到,其中有被认定为侵略的行为。所以,在谈话中使用了“事变、侵略、战争”等词汇,同时加入“任何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都绝不可以再次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来表示对那场战争的深切悔悟与誓言。
  在那场战争中的所作所为如果符合“侵略”一词的定义那当然是不允许的行为,但即便不符合其定义也是决不允许的。日本曾经迷失世界大局的方向,试图依靠武力来打破外交和经济上的困境,扩大势力范围。我们坦诚地对这些事实进行反省,今后与也将尊重法治,坚持不战誓言,是这次谈话中最为重要的内容。究竟怎样的具体行为符合或者不符合侵略的定义,我想这些应该交给历史家去讨论。
  重点在于,任何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都绝不可以再次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这正是我们从过去学到教训,必须反省之处。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请其他干事社提问。

(记者) 
  我是东京新闻的关口。
  总理,您在2009年的某月刊杂志的对谈中,曾提及村山谈话,您认为村山谈话之后每次政权更迭都会遇到一个继承的问题,就像“踏绘”(幕府时代用于确认是否基督徒的一种方式),并表示日本没有必要始终受到村山先生个人历史观的束缚。那些发言与本次谈话的一致性,是否能简要说明一下。

(安倍总理) 
  关于村山谈话,正如我至今反复强调的那样,整体是继承的。同时我也说过,政治应该谦虚地面对历史。基于这一信念,在撰写本次谈话之时,我召开了21世纪构想恳谈会,邀请学者、历史学家等有识之士汇聚一堂,从俯瞰整个世界和超越时代的角度,探讨如何看待世界与日本的足迹。立场不同和想法迥异的有识之士最终得出了一定的共识。
  我接受21世纪构想恳谈会报告书并将之作为历史的声音。我还立足于该报告书,回顾走上那场战争之路的过程、整个20世纪,将其教训铭刻在心,应将日本建设成为怎样的国家等,在战后70年这一重要历史节点上,作为谈话内容进行了总结。
  此外,是否还存在未曾听到的、被遗漏的声音?今后我也将始终保持谦虚倾听历史声音的态度,汲取走向未来的智慧。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干事社以外的媒体提问,请举手。由我指名,再次提醒请先报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

(记者) 
  我是产经新闻的阿比留。
  本次谈话中提到,不应让未来的孩子们继续背负谢罪的宿命,同时应世代正视历史。
  我感到这与德国总统魏茨泽克的著名演说中讲到的,在不回避历史的同时,对于他们根本没有做的事,当然无法承担罪过十分相似。想请教总理您的看法。

(安倍总理)
  战争结束70年过去了。我们不能让与那场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陷入继续谢罪的状况,也不能让他们背负那样的宿命。我认为这是活在当下的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所以将其写入了谈话。
  然而即便如此,我们日本世世代代都应正视历史。首先,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要衷心感谢那些在战争结束后,向曾经敌对的日本伸出友善和援助之手,并引导我们回归国际社会的国家,感谢他们的宽容之心。我认为我们世代都绝不可忘记这种感激之情。
  与此同时,我们要反省过去。铭记历史教训,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并肩负为亚洲及世界的和平与繁荣竭尽全力的重任。
  我也将这些想法一同写入了本次谈话。

(内阁广报官) 
  伊莎贝尔女士请提问。

(记者) 
  我是彭博新闻社的雷诺路易斯。
  请问总理,您期待本次谈话取得怎样的效果?例如,今年年内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第3次首脑会谈的可能性是否会增大?
  此外,目前大家都对中国经济的下滑十分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次谈话的力度是否会有所减弱?

(安倍总理)
  我希望中国的各位能如实接受在这战后70年之际,我国所表达的坦率心情。
  通过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两次首脑会谈,达成了在战略互惠关系基础上改善关系的共识。日本与中国共同肩负本地区的和平与繁荣的重任。两国经济关系十分紧密,今后也应继续开展不同层次的对话,发展稳定的友好关系,来回应国际社会的期待。关于首脑会谈,我认为如果有机会,就应抓住机会。日本对话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

(内阁广报官) 
  请下一位提问。
  七尾先生请。

(记者) 
  我是Niconico动画的七尾。请多多关照。
  在谈话的基础上,我想就安保法案提问。再次来看有关安保法案的有识之士等对于法案的意见,发现其中有这么一种倾向,将中国军事动向作为威胁的与否直接关系到是否赞成安保法案。
  我想国民对于这种分歧也看在眼里,无论怎样,对于日本安全保障方面所存在的重大认识分歧,总理您是如何看待的?
  请总理回答。

(安倍总理)
  70年前,我们日本人立下了永不再战的不战誓言。这个不战誓言今后也绝不会改变。
  本次和平安全法制的目的,是防患战争于未然。无疑,重要的是首先通过外交守卫和平。今后我们也将继续开展积极的和平外交。
  在此基础上,我们也绝不可懈怠,要以防万一。该法案是为了守卫国民生命、和平生活而存在的。当然并没有设定特定的国家。我希望通过本次法制,向世界传递如果日本遇到危险,日美同盟将会完全启动这一信息,进一步提高防范争端于未然的能力,以此降低日本遭受攻击的可能性。
  在侧耳倾听广大国民的意见和批评的同时,我今后也会加倍努力加深国民对这一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法制的理解。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最后一个提问。
  竹内先生请。

(记者) 
  我是日本电视台的竹内。
  关于历史认识问题等,国民之间也存在部分分歧。对此,在本次谈话中,总理特别加入的对国民的期冀、以及希望国民感受到的内容是什么?

(安倍总理)
  首先,在撰写本次谈话时,我希望内容能获得更为广泛的国民赞同。
  而且我也希望本次谈话能成为与亚洲各国等诸多国家共同编织未来之梦的基础。
  在撰写本次谈话时,我不希望用类似“国策失误”的抽象用语进行了结,而应明确是如何迷失方向偏离正轨的,并应从历史中汲取具体教训。因此,我召开了21世纪构想恳谈会,请各位有识之士来进行具体作业。
  放眼世界,遗憾的是至今争端不断。乌克兰、南海、东海等,无论在世界何方,都绝不允许出现依靠力量改变现状的企图。同时,贫困、恐怖主义问题的日益加剧也是事实。
  身处这样的时代,发出从70年前的历史汲取教训的声音,我想不仅对于我们日本一国,对于世界也具有巨大现实意义。

(内阁广报官)
  由于已经超出预定时间,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配合。谢谢。

(安倍总理) 
  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