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6年 5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2016年 5月 5日 (星期四)

(暂译)

【开场发言】
  今天5月5日,在日本是祝愿孩子们健康茁壮成长的国民假日。
  为肩负未来的孩子们创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是我们政治家共同的职责。而且我坚信,世界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都对此想法一致。
  3周后在日本伊势志摩召开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就会将此“决心”付诸“行动”。我希望能在本次峰会为此迈出一大步,齐心协力面对世界所面临的各类问题。七国集团共同拥有自由、民主主义、人权、法治等基本价值观,并引领世界的和平与繁荣至今,肩负重大责任。
  我与刚结束会谈的英国首相卡梅伦,此前进行会谈的法国总统奥朗德、意大利总理伦齐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都对这一使命和责任感到共鸣,这是我本次访欧的重大收获。
  各国首脑对在上月发生的熊本地震中丧生的人们致以深切的哀悼,并对灾民表示诚挚的慰问。
  非常遗憾,有许多失去家园的孩子只能在避难的体育馆中渡过今年的5月5日儿童节。然而上周我访问避难所时看到,不少灾民虽然生活不便,但仍以笑颜面对困境,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为复兴共同努力。为回应大家所望,日本政府也正在竭尽全力落实复兴。
  受灾的九州熊本县和大分县,是日本向世界引以为豪的观光胜地。这次,我也向各国首脑宣传了日本作为投资对象以及观光胜地的魅力。神户市久元市长、筑波市市原市长,也在比利时与我一同宣传了日本“地方”城市的魅力。我衷心邀请欧洲的各位朋友,今年夏季休假时,请到日本来,请到九州来,尽享美丽多姿的大自然和温泉。如果各位能亲眼来看一看强力复兴中的九州,我会感到非常高兴。
  我想借此机会再次向欧洲以及世界各国给予日本灾区的问候以及无数温馨支援,表达由衷的感谢。超越国界的“真情”,给灾区民众带去了许多勇气,并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世界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的程度不断提高,现在我们迎来了必须共同面对自然灾害等各类风险的时代。
  在比利时,我前往发生恐怖袭击暴行的现场,悼念死难者并献了花。暴力极端主义,如今对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构成了巨大威胁。如何应对从中东大量涌入欧州的难民,这不仅是政治问题,还会对世界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在这些风险加剧的同时,由于最近原油价格下跌,对拥有资源的新兴国家经济造成了重大打击。此外,由于中国被指出存在产能过剩以及不良债权等问题,各国对其经济减速的担忧也有所加剧,年后以来世界金融市场发生了大幅震荡,世界经济前途仍然未卜。
  世界经济的“下行风险”和“脆弱程度”正在上升。对于这些风险,G7应如何协调应对,将成为伊势志摩峰会的最大议题。我们必须提出由G7引领、确保世界经济持续强劲增长的发展路径,并要在政策协调方面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我们的目标十分明确。
  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将再次发挥世界级水平。
  自由竞争催生新的技术革新,继而产生新的附加价值。我们必须推动结构改革,创建推崇“质优为佳”、自由公正的市场。为此,日本正在加快实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日本与欧盟的经济合作协定(EPA)的步伐。
  许多专家预测今年的经济状况将会进一步恶化、世界需求也会陷入低迷。我们应以稳定的增长轨道为目标,一鼓作气地摆脱这一低迷状态。为加快“摆脱速度”,不但需要金融政策方面支持,而且迫切需要财政政策方面灵活机动的应对。此外还应以新兴国家为中心,进一步加大对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领域方面的投资。

  我想起了英国著名保守派政治家丘吉尔首相曾说过:
  “我从不担心‘有所作为’,而惟恐‘无所作为’。
  (I don’t worry about action, but only inaction.)”

  我们必须在世界经济风险显现、陷入危机前“有所作为”。这就是现在我们G7应有的“作为”。
  这次也与欧洲的朋友们共享了大约1个月前,我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达成的共识。
  明天,我即将访问俄罗斯。
  我希望也能与俄罗斯共建一同面对全球性问题的关系。无论是乌克兰问题、叙利亚局势、还是北朝鲜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俄罗斯方面的建设性参与。这次我将与普京总统就广泛议题进行对话。
  日本和俄罗斯,在战后70多年后的今日,仍未缔结和平条约实属异常。本次会谈将成为我与普京总统的第13次首脑会谈。这问题,唯有首脑之间的直接对话才能解决。解决北方四岛的归属问题,缔结和平条约。我希望彼此能朝着这一共同目标,敞开胸襟,坦诚对话。
  互为邻国的日本与俄罗斯,两国国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希望能同普京总统,就如何消除目前的异常状态、如何从经济领域入手发挥日俄合作巨大潜能的具体途径,进行对话。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NHK 原记者)
  总理您提到希望在伊势志摩峰会上就灵活的财政支出政策方面发出强有力的声音,但是我感到日本与本次访欧举行会谈的意大利、法国、欧盟,以及今天进行会谈的英国、昨天举行会谈的德国之间存在分歧。请  问总理,对此您是怎样看待的?今后又将如何消除这些分歧?
  此外,我还想就汇率提问。目前的世界经济形势,由于汇率发生变化,日元升值,人们也开始担忧这对日本企业的影响。请问,G7峰会是否会就汇率问题、或是对今后的具体对策展开讨论?

(安倍总理)
  本次访欧,我与各国首脑举行了会谈,为使世界经济超越通常的经济循环周期、避免陷入危机、重新焕发活力,G7各国必须加快结构改革的速度,采取灵活的财政支出政策。为此,我向各国首脑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在伊势志摩峰会上由G7发出更加强有力且明确的声音。对此,我切实感受到了各国首脑的支持,并认为这是本次一系列首脑会谈取得的重大成果。
  换而言之,金融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结构改革在反映各国国情的同时,重在保持平衡、合作推进。我与各国首脑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其中包括,意大利总理伦齐、法国总统奥朗德、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首相卡梅伦。
  伊势志摩峰会上,各国首脑集聚一堂,会以刚才提到的共识为基础,展开深入讨论,由G7发出明确且强有力的声音。对此,各国首脑意见一致。
  关于您提出的汇率问题,首先我认为作为总理大臣不便就汇率水平作答。我能回答的是,汇率发生大幅动荡并非好事,会对我国的贸易相关企业造成产生巨大影响等。
  目前外汇市场突然出现大量投机交易,二十国集团(G20)也认识到外汇市场的过度动荡和无序状态会产生恶劣影响,保持汇率稳定十分重要。奥朗德总统以及默克尔总理,也都认为保持汇率稳定十分重要,不希望发生大幅动荡。我们会密切关注外汇市场的动向,根据需要进行应对。
  由于伊势志摩峰会将就世界经济问题展开广泛讨论,根据需要,也有可能会讨论汇率问题。

(BuzzFeed 阿尔贝托・纳德利记者)
  鉴于目前G7与俄罗斯的关系,您认为在安全保障、乌克兰以及中东等问题上是否能取得显著成效?

(安倍总理)
  您提到的安全保障相关问题中应该还包括叙利亚问题、恐怖主义问题、难民问题、乌克兰问题、与俄罗斯之间的问题,还有南海问题等。
  G7,是共有自由、民主主义、人权、法治等普遍价值观的七国集团,所以我们聚集到一起开展讨论,并切实面对上述问题发声。我认为这既是世界对G7的要求,也是G7应尽的责任。
  这意味着,尤其是反恐方面,我们G7今后应发表反恐行动计划。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展现G7的团结一致,切实面对并解决这些问题,针对那些对我们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发起的挑战及举动做出回答。世界需要我们出示解决方案,我也希望在伊势志摩峰会上发出明确的声音。
  刚才我提到希望在经济领域发出明确且强有力的声音,在安全保障方面也希望能表明坚实有力的姿态,向全世界展现G7的团结一致。

(日本电视台 矢冈记者)
  我想就明天举行的日俄首脑会谈提问。安倍总理,您既要与俄方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同时又要与G7其他成员国一起就这次与各国讨论的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发声。您既是日本的总理大臣,又是G7峰会的主席,请问您将如何平衡这两个不同的立场,来面对明天与普京总统举行的首脑会谈?

(安倍总理)
  战后70年过去了,但日俄之间仍未缔结和平条约,我和普京总统都认为这是一种异常状态。北方领土问题,必须由两国首脑进行对话,否则无法解决。我将根据解决北方四岛的归属问题、缔结和平条约这一基本方针,与普京总统进行直接对话,为解决领土问题坚韧不拔地继续谈判。此外,日本与俄罗斯的双边关系“最具发展潜能”。在产业经济、国民生活方面加深相互合作,在发挥潜能方面下功夫也十分重要。我希望能与普京总统就这些内容敞开胸襟,坦诚对话。也正是为了使这些潜能变为现实,需要缔结和平条约。我会在与普京总统讨论时考虑到这些。
  而且,俄罗斯在叙利亚、ISIL、乌克兰、北朝鲜、伊朗问题等方面的建设性参与十分重要,我希望就此能与普京总统进行坦诚对话。
  此外,关于普京总统的访日,为使访问卓有成效,我希望继续寻求最为恰当的访日时期。
  当然,日本是本次G7峰会的主席国。作为主席国,我会切实维护G7框架、并坚守团结。

(彭博新闻社 亚历克斯・莫拉雷斯记者)
  美国最近将日本列入外汇政策观察名单,请问您对此如何看待?如果日元继续升值,政府是否会出手干预?是否会在G7峰会召开前进行干预?
  此外,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日本是否会积极配合?

(安倍总理)
  首先,汇率问题我刚才已经回答,由于汇率大幅动荡会对我国贸易相关企业产生重大影响,所以并非好事。目前外汇市场突然出现大量投机交易,G20也认识到外汇市场的过度动荡和无序状态会产生恶劣影响,保持汇率稳定十分重要。今后,我们也会密切关注外汇市场的动向,根据需要采取应对措施
  关于美国最近将日本列入外汇政策观察名单的提问,这是由于日美贸易顺差而采取的举措,但我国并非一直在对汇率进行干预。
  关于美国总统大选的提问,我不便作答。但我想说,由于地区安全保障环境愈发严峻,作为日美安保体制核心的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基石,这一点今后也不会改变。
  由于日美同盟及其作用越发重要,无论谁成为美国总统,我国今后会与美国的新政府继续保持紧密合作,同时不断努力进一步加深加强日美同盟关系。我认为这有利于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

(朝日电视台 吉野记者)
  在本次欧洲历访中,新兴国家经济、南海问题也是议题之一。我想这些也都会成为5月峰会的议题,无论哪一个都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是,今年秋天的G20峰会将由中国主办,请问总理您认为如何将本次伊势志摩峰会的成果与G20进行衔接?

(安倍总理)
  对中国等新兴国家经济发展减速的担忧、原油价格的下跌以及地缘政治学风险等等因素,世界经济的下行风险正在加剧。因此,现在正需要G7来牵引世界经济保持强有力的可持续增长。
  我希望G7伊势志摩峰会能向全世界发出明确的声音,与今秋召开的G20峰会进行衔接。
  您提到的南海问题,已经在广岛举行的G7外长会议上进行了充分讨论。自由开放的海洋,也是国际社会繁荣发展的基础。根据这一观点,我希望看到各国首脑在G7伊势志摩峰会上对法治与和平解决的重要性达成共识。
  9月将在中国杭州召开G20峰会,希望届时也能举行日中首脑会谈。新兴国家经济、南海问题等都是十分重要的议题,我希望能基于G7峰会成果,呼吁中国一同建设性地参与到维护世界和平与繁荣的工作中来。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