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7年 5月 > 安倍总理在《华尔街日报》首席执行长理事会晚宴上的讲话

总理演说

安倍总理在《华尔街日报》首席执行长理事会晚宴上的讲话

2017年 5月 16日 (星期二)

(暂译)

  诸位,晚上好。我是安倍晋三。承蒙邀请,十分感谢。今天也有许多来自美国以及亚洲各国的朋友们相聚一堂,我感到非常高兴。希望各位在日本度过愉快的时光。
  自从我夺回政权,已经过去4年多了。然而在此之前,即民主党(现改名为民进党)执政时期,日本笼罩着气馁的情绪和悲观论,经济处于通货紧缩状态,在国际社会上也无法彰显日本的存在。
  今后人口将会减少,所以经济无法增长。日本已迎来日落黄昏。在我们的面前,高耸着一面名为放弃的高墙。当时的股价也处于8000日元左右,低于目前的一半。而我对这面高墙发起了挑战。
  重振日本。
  结果怎样呢?这4年里,通过我们的经济政策,名义GDP实现了9.5%、47万亿日元的增长,创下了历史新高。此前的民主党执政时期就业减少了29万人,然而这4年虽然人口在不断减少,就业却增加了185万人,而且82%是女性,失业率为2.8%,基本处于充分就业状态。正式员工的雇佣人数也在最近2年内增加了79万人。顺便提一下,在我们执政前,正式员工的雇佣人数减少了55万人。
  访日外国游客也不断增加。在我执政前,每年访问日本的外国游客仅为800万人,但去年增至2400万人,是那时的3倍。执政后,我立即解除、放宽了签证要求,还坚决改善了免税制度。日本国民的热情款待热潮也不断高涨。希望在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2020年,实现访日游客4000万人的目标。
  税收方面,国家税收在我执政后增加了15万亿日元,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地方税收也都有所增长。
  所有都道府县的有效求人倍率全都大于1.0,就是说岗位数量大于求职人数。全国所有都道府县都出现了这种现象,这是前所未有的。
  只要这种情况能保持下去,工资水平就会上升,也能缩短摆脱通缩的距离。
  国会审议方面,2017年度预算审议按照预定日程完成通过,而且未对原案进行修正。审议通过后,4月起降低了雇佣保险费率,员工可支配收入增加,为大学生、孩子们增加机会的新奖学金制度、解决待机儿童问题的计划等也开始启动。
  我们已经向国会递交了8项农政改革法案。全部通过之时,将能实现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农政改革。工作方式改革的最终方案也已经完稿,接下来将在此基础上制作法案。
  为了使年轻一代能兼顾工作和育儿,我们将运用新年度预算来加快增加保育所的数量、改善保育士的待遇。为消除因护理父母而不得不放弃自己所热爱的工作这种现象,今后还将持续充实护理设施、确保护理士数量。
  接下来谈一下企业方面。我执政后的这4年,企业收益增加了22万亿日元。但不应让收益滞留在企业内部来阻止增长。
  我竭力呼吁提高工资、增强员工购买力,彻底实现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交易习惯的合理化,让增长的果实惠及全国各地。
  通过税收、社会保险、各类给付,从收入再分配后的结果来看,基尼系数也呈下降趋势。
  此外,我们还在不断创造让收益投资未来的环境。
  这样,就可以增加消费并提高生产力。
  今后,我的方针也不会改变,将继续把经济放在首位,为摆脱通货紧缩,不断射出金融、财政、结构改革这三支箭。
  日本经济的增长和国民生活的稳定,都离不开与世界经济的合作。其基础就是确保和平与安全。为此,日本要增强日美同盟,扩大与亚太各国外交的范围,也是我执政的基本方针之一。
  资源贫乏、四面环海的日本,很早就积极开展海外活动。
  无论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日本企业在亚洲协助各国的国家建设,在欧美为当地增加就业做出贡献的同时,也扩展了自身业务。2周前,日本表示要向亚洲开发银行(ADB)的新基金提供4000万美元。新基金的目的在于推动环境和交通基础建设领域引进先进技术。为推动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先前已承诺提供的2000亿美元资金也将于年内启动。
  我是日本的首相,所以主张日本优先(Japan First)。但我所说的日本,是与世界的繁荣与和平同行的日本。
  从去年开始,许多国家举行了大选、国民投票,由此产生了新一届的国家首脑。仅从七国集团(G7)来看,英国、美国、意大利、法国,还有上周我们的邻国韩国。这一年,各国国民的选择,都受到了世界的瞩目。
  其中,对于自由贸易的怀疑以及社会的形态等问题备受关注。
  接下来,是英国和德国的大选。秋季,中国将决定最高领导人人事,明年春天俄罗斯将举行总统选举。
  我一贯强调自由贸易。因为人们充分发挥创意创新,其成果跨越国界扩展海外,可以期待丰富多彩的社会在全球得以发展。
  还有地球变暖、不断加剧的老龄化等,现在全球正面临的各类难题,也正因为如此,人们跨越国界的各类知识、见解和经验的交流,将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
  各国政府应该减少阻碍人们活动的壁垒,完善正当保护创新成果的制度。
  为推动自由贸易的切实发展,将对受到影响的产业设定一定时间,对其进行改革。同时我们还将努力为中小企业以及日本食品在海外的发展创造环境。如果能有更多的国家使用统一的规则,就能降低通关、移动方面的成本。
  但是,我们的思维不应是一方得利、一方受损的零和博弈。
  进入21世纪之后,许多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但有些国家强行要求向其国内进行技术转移、无法规范自身的国有企业、不遵守既定规则等,执行不得力的现象仍在继续。
  保护知识产权的规则,对于世界需要创新的今日,也得进一步加强。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就是应对这些问题的协定。
  所以,我坚信作为世界增长中心的亚太地区需要TPP,这一想法没有改变。本周末,已签署的11个国家将举行TPP部长会议。
  期待我们的讨论有所进展。
  上月,美国彭斯副总统与日本麻生副总理举行了日美经济对话的首次会议,就今后要协商贸易及投资规则问题有关的共同战略达成了一致意见。
  我希望不仅要加快、增强日美贸易投资的速度,还要将高水准的公正规则以日美为基轴向整个亚太地区扩展。
  最后,我想谈一谈今后。各位可能都在担忧,少子老龄化、人口正在减少的日本,今后是否依旧能保持增长。
  此前,设定提高出生率的目标一直被认为是禁忌,但我执政后,将2020年代初期的希望出生率目标定为1.8,现在正在为扩充保育服务等而努力。
  而且,我十分重视对人材的投资。希望通过引进机器人、人工智能,提高人们的生产能力,由此获得更多的成果。
  外国人才方面,日本以引进专业技术方面的人才为主,去年首次突破了100万人。
  我的目标,是实现所有国民都能充分发挥自身才干的社会,实现一亿总活跃社会,实现具有日本特色的包容性社会。在那样的社会里,每一位国民都绽放光彩。女性发展,就是日本经济上升的关键。
  女性所拥有的丰富经验、高学历,还有许多在沉睡之中。希望增加的不仅是女性的就业人数,还要增加担任要职的女性数量。今年,我们在哈佛商学院的协助下,开始举办干部储备人才的女性课程。
  我坚信,丰富多彩的价值观与个人不同经验的交汇能促进创新,产生具有新价值的产品、服务,进而形成社会体系。
  当然,我们也不会松懈。北朝鲜无视国际社会发出的强烈警告,前天又强行发射了弹道导弹。
  来自北朝鲜的威胁越发严峻,恐怖主义也在全世界蔓延,ISIL的暗中活动接连不断。我们必须保持未曾有过的高度紧张,加强国际合作。
  没有和平与稳定,就没有增长与繁荣。不仅有来自北朝鲜的危险,在东海、南海试图依靠武力单方改变现状的行为也不断出现。
  法治受到侵害,航行自由遭到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日美同盟关系增强至历史最高,两国从国家首脑到防卫现场都保持着紧密合作。
  关于东盟(ASEAN),日本正在加强与各国在海上警备能力构筑的支援等海洋安全保障方面的合作。
  下周末,将举行由真蒂洛尼总理担任主席的G7峰会,届时将迎来新一任的特朗普总统、马克龙总统以及梅首相。
  共享普遍价值的首脑们将更加团结,为今后世界的发展道路指明方向。
  我希望能发挥去年作为伊势志摩峰会主席、以及至今参加峰会的经验,做出应有的贡献。
  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