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8年 11月 > 安倍总理就出席ASEAN相关首脑会议以及访问澳大利亚召开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总理就出席ASEAN相关首脑会议以及访问澳大利亚召开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2018年 11月 16日 (星期五)

(暂译)

【开场发言】
  首先,我要感谢澳大利亚民众的热情欢迎。刚才,我与莫里森总理一同拜访了战殁者纪念碑,向倒在战火中的所有战殁者致以诚挚的哀悼,并再次立下和平誓言。
  曾经激烈交战的日本与澳大利亚,在70年多年后的今日结为特别伙伴,共享自由、民主主义、基本人权、法治等基本价值观,齐心协力引领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我们共同拥有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广阔大海与天空。为使所有国家无论大小,都能受此恩惠,共同繁荣,我们必须守卫这一片自由、开放的大海与天空。
  这次在新加坡,我与东盟(ASEAN,东南亚国家联盟)各国领导人都对此表示赞同。
  印太地区,必须贯彻法治,确保完全开放。为此,日本会不遗余力地在海上保安、海洋塑料垃圾对策、防灾等方面提供合作,为确保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
  东亚峰会上,许多国家对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愿景表示赞同,并共同发声希望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早日解决北朝鲜的绑架问题。
  利用这次各国首脑云集的机会,我与多位首脑举行了会谈。
  在与普京总统举行的首脑会谈上,我们都坚定地表示,要在2年前长门会谈后两国信赖关系不断加深的基础上,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不能把战后遗留70多年的问题留给下一代,应该由我和普京总统为其画上句号。我们还就以1956年的联合宣言为基础加快和平条约谈判达成了共识。
  明年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我们将迎接普京总统访问日本。在此之前,也就是新年之后我将访问俄罗斯。根据这次达成的共识,我们决心要在我与普京总统的领导下,完成战后遗留未决的和平条约谈判。
  此外,昨天我也与新加坡的李显龙总理、印度尼西亚的佐科总统、菲律宾的杜特尔特总统等东盟国家领导人进行了首脑会谈,共同探讨了印太地区的未来发展。
  日本,与东盟携手并进,共同走过了长达45年的发展之路。双赢,是可持续增长的关键。日本今后也将继续根据开放、透明、经济效益以及对象国市场的财政健全等国际标准,与共享基本价值观的国家开展合作,为本地区的发展大力支持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
  以东盟各国为首的印太地区,如今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为保持这一地区对世界的吸引力,并作为世界增长中心不断发展,就必须在投资、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等广泛领域,依据21世纪的高质规则,创建自由公正的经济圈。
  年内即将生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将成为典范。包括东盟、日本、印度、中国、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也以高品质进行定位,日本决心强力推动该协定的谈判。
  目前,由于贸易局势紧张,部分新兴国家出现了货币贬值等现象,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在明天即将召开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上,我希望能与APEC的各国领导人共同发表在这一局势下大力推动世界自由贸易和经济增长的决心。
  日本国内,由于今夏自然灾害不断,引发了对GDP增长率下降等经济下滑的担忧。安倍内阁,今后也将继续坚持“把经济放在首位”。在充分把握国内外经济局势的基础上,为确保经济的长期恢复,回国后,我会立即指示制定本年度第二次補正预算。
  年内制定防灾减灾、国土强韧化的紧急对策,并于本年度正式实施。政府还要针对年内生效的TPP出台农林水产业强化政策,以及针对中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
  接下来,明年年度预算的制定工作将进入最后阶段,计划加入能充分应对消费税上调的措施。切实加强景气支撑举措,实施无疏漏对策,以期万全。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NHK电视台)
  总理,我想就日俄首脑会谈提问。首先,总理您刚才也提到,日俄首脑会谈上达成了共识,将根据《日苏联合宣言》加快谈判速度,在和平条约缔结之后,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将回归日本;这与日本政府提出的解决北方四岛归属问题之后再缔结和平条约的方针不太一致,请问您对此的想法?
  此外,也有人认为如果以联合宣言为依据,应该先对两岛归还事宜进行谈判。总理您能否谈一下今后的谈判方针?
  最后一个问题,普京总统在昨天举行的记者会上指出,即便返还齿舞、色丹两岛,也需要就主权问题进行协商。请问是否会出现岛屿回归日本,主权并未回归的情况?
 
(安倍总理)
  首先,正如我所说,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是我国的一贯立场。所以,这一点没有任何改变。
  1956年的联合宣言第9条明确规定,两国继续开展和平条约交涉,在和平条签订之后,齿舞群岛、色丹岛将回归日本。
  正如日本政府的一贯主张,该和平条约的交涉对象,其立足点是北方四岛的归属问题。所以,这次达成的以1956年宣言为基础、加快和平条约谈判速度的共识,与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这一我国的一贯方针并不矛盾。
  您问题中所指的是普京总统与记者之间的对话,关于其中的细节,我不便评论。今后,我将会继续与普京总统保持紧密协商,希望能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并决心完成和平条约的缔结。
 
(澳大利亚广播电视协会(ABC
  安倍总理,欢迎您来访澳大利亚。我想就您最近访问中国时与习近平主席举行的会谈提问。关于澳中关系,请问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此外,您是否认为澳大利亚在南海问题上应继续保持强硬?这是否会对今后的澳中贸易关系带来风险?
 
(安倍总理)
  上个月,在纪念《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我作为日本总理,时隔7年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与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就日中两国如何肩负本地区及世界和平与繁荣的重责,今后应发挥怎样的作用,从大局出发开展了讨论。
  会谈中,我们对根据国际标准开展合作,互不构成威胁,发展自由、公正的贸易体制达成了共识。
  日中两国是友好邻邦。正因为是隣国,所以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应从大局出发,两国首脑之间坦诚交流,这些问题都是可以掌控的。
  关于航行自由、法治、非军事化等原则,日本坚持一贯主张。访华期间,我也向中方表达了日方的强烈担忧。
  今天,在与莫里森总理会谈时,我也就访华事宜进行了说明。莫里森总理与我就敦促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发挥有责任的建设性作用达成了一致意见。日本与澳大利亚是引领并主导本地区和平与繁荣的特别战略伙伴,今后在面对各类国际问题上也将保持合作。
 
(东京新闻)
  总理,我想就现在召开的临时国会提问。在野党对于在入国管理法修正案中,未明确扩大引进外国劳务人员的具体行业和人数表示极其不满。
  法务省今天发布并承认以往有关失踪技能实习生调查结果的说明中存在错误。即便如此,您是否仍然力推这一法案在本次国会通过,明年4月起实施?请问,您的目的是什么?
  此外,您在施政演说中提到,各政党应递交具体的宪法修正案。但现在国会众参两院都还没有召开宪法审查会,自民党也没有递交改宪条文案。请问,您是如何看待的?
 
(安倍总理)
  6年前,我们夺回政权的时候,就决心摆脱通货紧缩、推动经济增长,同时为所有想工作的国民提供岗位。安倍经济学实施至今,就业局势由此大为改观,有效求人倍率实现了44年来的峰值,创下全国所有都道府县的有效求人倍率都超过了1的历史纪录。
  我们创造了正式员工有效求人倍率超过1的就业环境,但与此同时,中小微企业仍面临人手不足,这已经成为整个日本所面临的严重问题。实际上也有一些店铺、工厂因为人手不足而不得不关门停业。
  我们要切实响应这些来自地方的需求,尽可能早日实施新的接纳制度,把目标定在明年4月。根据这个思路,我递交了法案。
  而且,我也很清楚广大国民对此有各种担忧。所以为了减轻大家的担忧,决定新设出入国在留管理厅,进一步加强外国人的居留管理工作。
  此外,我们正在统计引进外国劳务人员的行业种类、各行业第1年和5年后现阶段可以接纳的人数等。
  为使更多人能了解这项制度的目的和内容,政府方面会努力进行细致周到的说明。无论如何,我们政府会毫不松懈地应对国会,努力开展工作。
  有关召开宪法审查会等国会运营情况,政府方面不便发表评论。归根到底,宪法是国家理想的展现。衷心期待各政党提交具体宪法修正案、国民讨论日益深化,执政党和在野党超越彼此的政治立场,尽可能广泛地达成共识。
 
(澳洲金融评论报
  欢迎总理您来访澳大利亚。我想就日美澳三国安全保障合作框架提问。这一框架在构建印太地区基础设施方面将发挥怎样的作用?中国正在推动1万亿美元规模的一带一路构想,请问这个三国合作框架是否会成为与之匹敌的巨型项目?此外,这个三国框架是否比作为区域框架起步较晚的日美澳印四方安全对话更为重要?
 
(安倍总理)
  日本、澳大利亚以及美国,拥有基于法治、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共同愿景。因此,我们三国作为合作伙伴,有意并有能力通过具体合作,为该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实现愿景。
  三国在印太地区的具体合作包括推动东南亚、太平洋岛屿国家的海上保安合作。
  亚洲每年在基础设施方面的需求有1.7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开发资金缺口高达8,000多亿美元。因此,我认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日美澳等国就必须加强在该地区的紧密合作,开展透明、开放、具有经济效益、确保被援助国债务可持续偿还等国际标准的高质基础设施建设显得尤为重要。其中的关键,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依据国际标准,提供高质量的基础设施。
  除日美澳以外,日本还通过日澳印、日美澳印等各种框架谋求更为深入的具体合作。为实现法治、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我将会利用各种机会,与共享该愿景的各国开展合作。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