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记者会 > 2022年 5月  > 岸田总理在伦敦市政厅的演讲

总理演说・记者会

岸田总理在伦敦市政厅的演讲

2022年 5月 5日 (周四)

  感谢今天能有机会在世界首屈一指的伦敦金融城发表演讲。我谨向为实现本次演讲付出努力的市长查尔斯•鲍曼勋爵以及伦敦金融城政府的各位表示由衷的谢意。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暴举,是企图凭借武力改变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公然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在布恰等地还发现了极其惨无人道的对平民的袭击。对这种违反国际法、犯下战争罪的行径,我们决不能容忍,以最为强烈的措辞予以谴责。
  尤其是作为现实问题不能不思索使用核武器的威胁的状况已经出现,对此我怀有一种特殊而强烈的情感。那是因为,我是曾遭受核爆的广岛出身的政治家。在我的亲属中,就有遭受过核爆的,也有死于核爆的。从幼时起,我就反复听人讲述核武器的事情。这就是我的原始体验。这一“广岛的记忆”驱使我为重建和平而行动。
  要实现和平,国际社会必须明确表示,“暴举”是要付出代价和责任的。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以毅然决然的态度面对俄罗斯,向乌克兰伸出援手,我对此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俄罗斯发动侵略后,日本立即全力实施经济制裁和人道主义援助。我们将继续与英国和国际社会携手,为早日终止这种惨无人道的行径,为重建和平,毅然决然地加以应对。
  对乌克兰的侵略导致原油、资源和粮食价格的飙升以及市场不稳定等,世界经济正遭受着剧烈震荡。而新冠疫情又雪上加霜,使许多国家陷入经济困境。
  要为捍卫民主主义而战,我们自身必须强大起来。今年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主题是“携手实现更强劲的复苏”。在到访英国之前,我访问了今年二十国集团主席国印度尼西亚、以及越南和泰国,确认了与亚洲各国共同致力于强劲复苏。日本将通过能源采购多元化、最大程度地引进可再生能源以及利用核能,实现能源来源的多样化等,从而克服自身在能源自给率方面的脆弱性,与此同时也将为世界的复苏作出积极贡献。
  本次的问题不只是欧洲的问题,是关乎包括亚洲在内的世界秩序的问题。为了不传递错误的信息,为了无论如何不能让凭借武力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做法重演,我们将与各国协调一致,以坚定的决心采取行动。
  时代正在发生巨变,但共享自由、民主主义、人权和法治这些普世价值观的日英两国,无论在安全保障还是在经济上,今后也将继续是好伙伴。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进一步团结一致,把我们信奉的价值观捍卫到底。

  在此之上,今天我想阐述一下我所倡导的经济政策,尤其是关于“新资本主义”。
  我要传达的信息只有一个:“日本经济今后也将保持强劲增长,希望大家放心地投资日本。”投资岸田(Invest in Kishida)。
  当然,日本面临着很多课题。为解决这些课题,我决心站在最前沿,果敢无畏地推进改革。地缘政治风险发生了巨变,供应链的重组,资源和能源的采购与供应方式以无法想象的形态发生变化,这是一个不稳定的时代。正因为如此,日本的稳定性就成为一种优势。我要说,持续增长、且保持稳定的日本市场,以及安全放心的日本企业、产品和服务都是值得“买进”的。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年幼时,因父亲工作的关系,我在纽约上了当地的小学。儿时的我,对美国经济的繁荣及其多样性深有感触。
  1982年至1987年,我供职于日本的一家扶持产业复兴的银行。我是日本战后第一位金融界出身的总理大臣。当时,我负责挣扎在激烈国际竞争中的海运行业的融资业务,也曾多次目睹过企业的破产,还与经营层合作,帮助企业实现重建。
  通过这些工作,我深信只有在民间“动物精神”支撑下的强劲的经济才是最为重要的。1993年当选国会议员后,我始终把产业政策、科技政策和中小企业政策作为我毕生的事业,致力于激发日本经济的活力。
  出于上述经历,我要自豪地说,最近几任总理大臣中我是最精通经济和金融实际的。今后在推行政策的过程中,我将继续倾听市场的声音,倾听现场的声音。
  在此之际,重要的是,无论过去还是将来,日本都坚持向世界开放的贸易和投资立国政策。日本将通过与世界互联互通,在人员、物资、资金和数字方面与世界自由往来,不断获得成长。
  去年年底,由于奥密克戎毒株在全球蔓延,日本加强了口岸防疫对策。对于延缓病毒输入国内、确保医疗供给体制以及推进疫苗接种进程,这一对策是必不可少的。纵观全球,日本采取的新冠防疫对策是成功的。目前防疫对策已大幅度放宽,6月份,日本还将进一步放宽口岸对策,以便像七国集团其他成员国一样,实现顺畅的入境。
  英国自古以来就是,而近年来,更以伦敦金融城为中心,成为国际金融的一大据点,通过与世界互联互通实现了繁荣。我坚信,同为海洋国家的日本,与世界互联互通是发展的必要条件。
  基于上述观点,近年来日本成为世界上最积极践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去年,日英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生效,而现在,日本正在大力支持已进入相关程序的英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日本今后也将对世界开放。欢迎大家来日本。我们将以最盛情的待客之道款待大家。

  接下来,进入正题。
  什么是新资本主义?简而言之,就是资本主义的升级版。是更加强劲的、可持续发展的资本主义。
  为什么需要升级?那是因为需要解决当代的两个课题。
  一个是贫富差距扩大、全球变暖问题、城市问题等负外部性的问题。全球资本主义拉动了增长,使人们变得富足。其功劳应得到公正的评价,但它同时也带来了负面影响。
  另一个是来自威权主义国家的挑战。威权主义体制无视规则,以不公正的经济活动等获得迅猛经济发展,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正在遭到严峻的挑战。我们必须把自己的经济打造成可持续发展的、包容性的,只有这样才能捍卫自由和民主主义。
  我们将以资本主义的升级版来应对上述两个课题。迄今为止,资本主义至少经历了两次大转型。一次是从自由放任主义向福利国家的转型,一次是从福利国家向新自由主义的转型。这两次转型,钟摆在“市场还是政府”“官还是民”之间大幅摇摆。而第三次转型,即“新资本主义”则是“既要市场也要政府”、“既靠官也靠民”。换言之,不是以“or”,而是以“and”来连接,官民携手共创新的资本主义。
  为了最大限度挖掘民的能力,官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积极地采取行动;而民也要大力发挥作用,解决以往被认为属于官的领域的社会课题。
  在新资本主义理念下,我们不是把社会课题视为障碍,而是将其转换为增长的引擎。官方起到引导作用,在需要解决的课题的领域创出市场,筹集民间资金,官民携手解决社会课题,与此同时实现强劲的增长,“双管齐下”打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
  为此,必须推进下列举措:消除分配中的不畅通;解决对产生新附加值领域投资不足的问题;助推劳动力向新领域转移;促进多样化;实现健全的新陈代谢。
  具体在哪些领域如何采取举措?有四大支柱:“对人的投资”“对科技和创新的投资”“对初创企业的投资”以及“对绿色和数字的投资”。

  首先,岸田政权成长战略的核心定位是对人力资本的投资。
  今后的时代,相比有形资产“物”,无形资产“事”更为重要。特别是,要在数字化和脱碳化大变革的浪潮中发挥创造力,人才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日本今后将面临劳动力短缺的局面,如何创造附加值变得更为重要。在此背景下,我们有必要从流量和存量两方面加强对人的投资。
  在流量方面,对人的投资首先是工资问题。单位时间劳动生产率的提升,日本不逊色于其他国家,但工资的增长却处于低水平,这是日本所面临的重大课题。工资不涨,就无法扩大消费,也就无法实现下一个增长。为了在提升生产率的同时,相应地上调工资,我们将实施促进加薪税制等,官民携手酿造出上调工资的社会氛围。
  其次,关于存量方面对人的投资,对职业培训、继续教育、终身教育等的投资至关重要。现在,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的投资远远低于其他国家。日本政府已经出台了3年内投入4000亿日元的一揽子政策,今后,还将进一步加强教育培训投资,增加人力资本的储备,从而积极支持劳动力转移和雇用流动化。尤其在鼓励兼业和副业的同时,在技能重塑方面加大力度。
  在此之际,一个重要的关键词是多样化。日本有许多杰出的女性和年轻人。此外,外国人也在不断增加。今后,日本企业必须在企业组织中进一步启用多样化的人才。采取灵活的工作方式,并扩充育儿援助等措施,帮助企业以多样化促发展。
  存量方面对人的投资还有重要的一点是“由储蓄转向投资”。据称,日本的个人金融资产达2000万亿日元,而其中一半以上是以储蓄和现金形式持有的。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的家庭金融资产增加到3倍,英国增加到2.3倍,而日本则仅为1.4倍。日本在这方面拥有巨大的潜力。
  我将大胆且彻底地推动由储蓄向投资的转移,通过投资实现资产收入翻倍。为此,将彻底扩充小额投资免税制度(NISA),建立鼓励国民把储蓄转向资产投资的新机制等,调动一切政策助推“资产收入倍增计划”。

  第二,是对“科技和创新的投资”。
  正如疫苗成为新冠疫情防控的关键手段,科技和创新具有解决传染病、全球变暖和少子老龄化等全球性的各种社会问题的力量。
  同时,在民主主义和威权主义的激烈竞争中,最终胜负取决于科技的力量。例如,是否拥有开发和生产尖端半导体的能力,关系到国际竞争力乃至国家的安全保障。然而,遗憾的是日本企业的研发投资远低于其他发达国家。设备投资也是如此。必须扭转这种状态。
  政府将明确制定国家战略和国家目标,进而提出备受企业重视的预期增长率,在政府引导下,鼓励企业积极投资。为此,我们将明确提出人工智能(AI)、量子、生物、数字和脱碳这五大领域的国家战略。在此基础上,制定大胆的激励机制,鼓励那些响应国家战略、增加研发投入的企业。
  科技和创新离不开产学官合作,更离不开充满活力的学术环境。去年,日本启动了一个10万亿日元的大学基金。通过这一基金支持大学的研究开发。其前提是大学也要彻底进行治理改革,如大学经营与学术研究的分离,外部资金和外部经营层的引进等。

  第三,是对初创企业的投资。
  提起日本企业,人们都会想到本田、索尼等大企业。然而,这些引领日本的大企业,也是战后不久由当时的年轻人创办的初创企业。本田公司1946年由当时39岁的本田宗一郎创办。索尼公司也是1946年由25岁的盛田昭夫创建的。在美国,被称为GAFAM的企业等,也是从初创企业成长起来的。在科技领域,这些初创企业引领了美国经济的复苏。
  我希望在日本掀起战后第二个创业热潮。眼下,日本也在发生变化。出现了新的动向,比如一些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不是去传统的大企业就业,而是自己创业。日本历史最悠久的东京大学也在发生重大变化,每年有多达300多家大学创业型企业诞生。
  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那就是,拥有解决社会问题的坚定志向的创业者不断增多。不久前,我参加了一个社会企业家座谈会,听一位女企业家介绍说,她在就读期间就启动了新事业,毕业后立即创办了一家众筹初创企业。在新冠疫情下,这家企业为那些因病患激增而面临困难的医院、因食客减少而陷入困境的餐厅等提供帮助。她曾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是一位杰出的企业家。他们/她们是追求经济增长和社会创业“双管齐下”的“新资本主义”的实践者,我对他们/她们今后的发展寄予厚望。
  我将进一步助推日本社会的这一积极变化。为年轻人营造一个能够毫不犹豫地投身于创业的环境。
  为此,日本将一体化推进下列举措:建立初创企业校园,包括吸引海外一流大学;全面扩充针对初创企业的“小企业创新研究”(SBIR)制度;吸引海外风险资本(VC)以及让公共资本参与海外风险资本;促进个人金融资产及年金公积金管理运用独立行政法人(GPIF)等的长期投资资金向风险资本的投资循环;完善旨在促进初创企业成长的股权激励机制等。
  我们将制定五年计划,描绘培育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整体蓝图,并明确横贯部门的“指挥塔”功能,使该计划付诸实施。

  第四,是对绿色和数字的投资。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使能源安全保障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除了气候变化这一迫在眉睫的问题,为了对全球能源摆脱对俄依赖做出贡献,除可再生能源以外,还将有效利用安全得到保障的核反应堆。重启现有核电站一个机组,其效果相当于每年向全球市场提供100万吨液化天然气(LNG)。
  同时,以长远的视角,确保能源稳定供应,并兑现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到2030年实现温室气体减排46%的国际承诺。为达到这一目标,日本官民协作进行相关投资,2030年达17万亿日元,未来十年达150万亿日元。
  日本有2000万亿日元的金融资产和320万亿日元的企业内部现金和存款。我们要以创新的政策倡议把巨大的金融潜力和巨额投资需求结合起来,吸引民间企业此前因前景不明而踌躇不决的相关投资,将其作为中期成长战略的支柱。
  为吸引150万亿日元新的相关投资,我们要尽快制定由以下两个倡议构成的、到2030年的全面政策路线图:第一,为了提高企业的可预见性,并促进增长和创新,最大限度地利用增长导向型碳定价机制,即“促进增长的碳定价”(pro-growth Carbon Pricing)。第二,配套实施旨在加强节能标准等制度方面的对策与旨在促进长期大规模投资的资金支持措施等,充分利用管制和支持一体化的投资促进政策。
  接下来,是对数字领域的投资。在劳动力人口不断减少的背景下,当务之急是有效运用数字技术,官民并举,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数字服务是创造新附加值的源泉,也是解决日本各地所面临的少子老龄化、人口稀疏化等问题的关键。包括为推进区块链、非同质化代币(NFT)、元宇宙等web 3.0营造环境,打造一个新服务易于诞生的社会。
  在此之际,有必要大胆调整不适合科技进步的制度和管制。在去年成立的数位厅的推动下,正在推进大改革,针对4万多项模拟型管制,在3年内全面进行调整。此外,为迎接全面数字经济的到来,用5年左右的时间,推进5G和光纤建设,争取覆盖99%的需求,实现世界最高水平的数字基础设施。

  以上介绍了新资本主义的四大关键支柱。要成功推动上述政策课题和应对措施,必须有强有力的宏观经济架构以及金融市场改革来做支撑。我将继续一体化推进大胆的金融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促进民间投资这一增长战略。
  在严峻的财政状况下,为真正实现“灵活的”财政政策,从两个意义上来推进财政改革。
  第一,关于预算的单年度主义。为了提升国家长远方向性和可预见性,以帮助企业预期今后的增长,将充分利用基金等,打破预算单年度主义。第二,在税制方面,积极引进动态思维,即现行减税等激励措施会在未来带来增收。
  最后,我想阐述一下金融市场改革。要想实现今天阐述的新资本主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日本的复苏是必不可少的。
  我在担任自民党政调会长期间做出了各种决策,包括为促进海外投资经理的参与而营造环境;修订公司治理准则;加大专业投资者要件弹性化等。我将继续扎实推进各项举措。特别是日本的公司治理改革在这十年间大有进展。今后,还将大力推动改革,帮助企业提升中长期价值。
  此外,通过我刚才提到的“资产收入倍增”计划,唤醒沉睡着的1000万亿日元规模的储蓄,让它们为激发市场活力而发挥作用。为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日本将推进绿色债券市场以及面向亚洲的过渡债券市场的建设。

  今天,我将告别伦敦,踏上归途。当我回到日本,距离夏季政治决战、参议院选举公示只剩下不到50天了。鉴于当前的乌克兰危机、日本安全保障环境的恶化以及原油价格的飙升等经济危机,政府的稳定性不能受损。我无论如何要取得胜利,为兑现我今天阐述的各项计划而赢得支持。
  Kites rise highest against the wind - not with it.(风筝总是在逆风时飞得最高,而不是在顺风时。)
  如今,我再一次咀嚼回味着丘吉尔元首相的这句名言。乌克兰危机、威权主义国家的崛起、气候变化、贫富差距。阵阵暴风袭来,身处当今世界,我决不随风逐流。
  明年日本将担任七国集团的主席国。作为民主主义国家的旗手,日本将高举新资本主义理念的旗帜,迎着“暴风”果敢向前迈进。
  最后我承诺,我要像迎风翱翔的风筝一样,有朝一日定将重回此地。我的演讲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聆听。
 
中文为暂译仅供参考,原文为日文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