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记者会 > 2022年 5月  > 日美澳印首脑会议 主席国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记者会

日美澳印首脑会议 主席国记者招待会

2022年 5月 24日 (周二)

日美澳印首脑会议 主席国记者招待会

日美澳印首脑会议 主席国记者招待会
[岸田总理开场发言]
 
  今天,邀请美国拜登总统、印度莫迪总理、澳大利亚阿尔巴尼斯(Albanese)总理访问东京,由我担任主席,举行了继去年9月以来第二次以面对面的方式举行的日美澳印首脑会议。
 
  四国首脑就乌克兰局势对印度太平洋地区带来的影响进行了坦率的讨论,以印度也参加的形式,四国领导人对乌克兰的惨烈争端表示了担忧,并重申在任何地区都必须维护法治、主权及领土完整等各项原则。
 
  此外,四国首脑围绕进入本月后接连发射弹道导弹,核与导弹活动愈发频繁的北朝鲜议题进行了讨论,就携手实现北朝鲜完全无核化达成了一致。关于在北朝鲜日益严峻的新冠疫情,围绕不应制造地理上的空白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四国还就立即解决北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的必要性达成了一致。
 
  除此之外,对试图在东海和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表示了深切担忧,并就应对缅甸局势等印度太平洋地区局势进行了深入讨论。
 
  日美澳印机制也是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在广泛的领域践行合作的平台。
 
  在迄今为止开展的疫苗合作方面,包括推进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下的疫苗供给,以及国际协力银行(JBIC)与印度进出口银行签署总计1亿美元的支持医疗领域的融资协议在内,合作正在取得进展。
 
  在基础设施方面,四国已宣布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争取未来5年内再提供500亿美元以上的支持与投资。此外,还就助力那些面临债务问题的国家的能力建设达成了一致。
 
  印度太平洋地区既是自然灾害频发,也是对气候变化等脆弱的国家较多的地区。这次四国在太空领域启动了向本地区各国提供四国拥有的卫星信息的机制。该机制可应用在防灾、气候变化对策、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等多种目的。为了更加有效地应对本地区的自然灾害,四国还就加强四国在人道主义援助、灾害救援领域的合作伙伴关系达成了共识。在海洋安全领域,四国首脑对于促进本地区各国间共享信息的海洋领域意识(MDA)新倡议表示了欢迎。
 
  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这一动摇国际秩序根基的事态正在发生的情况下,这次拜登总统、莫迪总理以及刚上任不久的阿尔巴尼斯总理出席会议,能在东京共同向世界强有力地发出四国领导人的如下承诺,即决不允许在任何地区,尤其是在印太地区通过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我们认为此时此刻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尤为重要,我们将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而竭尽全力。我认为这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
 
  四国合作已拓宽至广泛领域,多层次合作正日益加深。这次,阿尔巴尼斯总理提议明年的首脑会议在澳大利亚举办。希望今后继续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进一步加强四国之间的合作。

 
[答疑]
 
(记者)
  我是朝日电视台的山本。我想这次四方安全对话(QUAD)首脑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是如何应对中国。尤其是日美澳印各国围绕安全保障正在对中国提高警惕,您是否已明确四国打算如何展开具体的合作?
  另外,有人指出被认为亲俄的中国与印度在围绕乌克兰局势方面有着对利害关系的共同打算。这次会议中是否出现了影响四国携手应对中国的因素?或者说,四国对俄罗斯的应对是否存在差距?
 
(岸田总理)
  首先,必须强调的是,日美澳印框架旨在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是为推进各个领域的实践性合作而进行广泛磋商的平台,并非以某个特定的国家为对象。我想这一点必须明确。
  我们在该平台上展开了磋商,在此基础上,关于地区局势,本次会议对在东海和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企图表示深切担忧,并就几个地区局势问题展开了坦率的意见交换。
  各位首脑的具体发言内容无可奉告,但包括乌克兰局势问题在内,法治、主权和领土完整等诸原则的重要性得到了再次确认。与此同时,我们也已达成共识,任何地方都决不允许凭借武力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企图。
  这次,四国首脑共同向世界发出了刚才我所说的讯息,我认为这具有重大的意义。
 
(记者)
  我是华尔街日报的兰达斯(Landers)。 我想补充刚才关于俄罗斯的提问,迄今为止印度可以说是站在中立的立场,日美澳站在强烈批判俄罗斯侵略的立场。虽然立场看起来并不一致,但是否真的认为立场不一致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会对四方安全对话的存在意义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请问您有何看法?
 
(岸田总理)
  关于国际形势,鉴于各国的历史经纬和地理状况,我想志同道合的国家之间也未必立场完全一致,这是理所当然的。以此为前提,加深相互之间的理解,扩大合作圈子至关重要。时至今日,日美澳印一直在不断地共享认识,积累合作成果。就这个层面而言意义十分重大。
  正如我刚才所说,各位首脑的具体发言内容无可奉告,但是作为基本认识,在围绕乌克兰局势问题上,包括印度在内的四国首脑间再次确认了法治、主权和领土完整等诸原则的重要性,并一致认为任何地方都决不允许像此次这样凭借武力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企图。
  如我刚才所说,这次四国首脑的立场各自略有分歧,但是即使存在立场分歧,在我刚才所说的要点上也达成了共识。而且为此向世界传递出了一致的讯息,我认为这具有重大的意义。
  日美澳印今后将继续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推进实践性合作,不断地积累这些具体的成果,并且今后也会持续开展对可以作为重要认识进行共享的观点进行确认的坦率的意见交换。
 
(记者)
  我是日本时报的高原。 四方安全对话中的四个国家昨天共同加入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在亚洲已经存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背景下,IPEF将如何与迄今为止的经济框架寻求差异化呢?
  此外,四方安全对话今后是否应该在军事领域加深合作,请问总理的看法。
 
(岸田总理)
  在拜登总统的领导力下启动的IPEF彰显了美国对印太地区的积极承诺,日本对此表示欢迎并且给予支持。此外,在昨天磋商启动之际,我与拜登总统、莫迪总理共同出席了仪式。
  你在问题中提到,IPEF与CPTPP、RCEP等以往的经济框架有何区别,首先,IPEF彰显了美国参与印太地区经济秩序的承诺,我想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此外,印度也加入了进来。印度并没有加入RCEP和CPTPP,而美国和印度都加入了IPEF,我想这就是一个重要的区别。
  在此基础上,供应链强韧化等四个领域均是眼下面临的课题,我们将明确会在这些课题上携手合作。总之,印太地区的经济增长必须是可持续且包容的。该框架将实现印太地区可持续且包容性的经济增长。成员国将基于这些想法加深彼此磋商,以实现具体的成果,我想这就是IPEF的基本理念。
  CPTPP被认为是为了实现货物及服务贸易投资的高水平自由化或者是在广阔的领域纳入21世纪规则,是兼具重视规则、透明度、公平性等的先进的经济合作。对于以往的这些举措,我想阐述的是,日本期待美国重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且今后也会继续呼吁美国一定要重回TPP,这一立场保持不变。
  我希望通过灵活运用各个框架,探索出一条实现印太地区可持续且包容性的经济增长的道路。
 
(记者)
  我是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
  今天您与澳大利亚新总理进行了会面,我想问的是,您认为日本与澳大利亚为强化两国间的紧密同盟,具体可以开展哪些事务?当然我知道今年年初日澳签署了《互惠准入协定》。
  日本是否考虑加入《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此外,为了支持地区安全保障,尤其是太平洋地区的安全保障,您是否考虑与澳大利亚新总理协同开展更多的事务?
 
(岸田总理)
  首先,关于此次四方安全对话,澳大利亚阿尔巴尼斯(Albanese)总理上任当天即访问日本,我谨表示由衷的欢迎。
  而且,日本与澳大利亚两国是共享基本价值与战略利益的特殊的战略伙伴。日澳间将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而推进安全保障和防卫合作,我认为这极为重要。
  我还计划后续与阿尔巴尼斯总理进行双边会谈。我非常希望在这次会谈上能够就如何在安全保障和防卫领域等方面进一步深化日澳关系进行确认。
  其次,你问日本是否考虑加入AUKUS。AUKUS有利于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日本对AUKUS予以支持。日本目前没有考虑加入AUKUS,但是日本将与安全保障和防卫领域的重要伙伴澳大利亚、以及英国、美国等已加入AUKUS的国家通过各种形式强化合作,今后也会切实地推进这些工作的开展。
  日本与澳大利亚还就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进行了讨论,我认为太平洋岛国是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十分重要的伙伴。日本将与澳大利亚、美国或新西兰等同盟国及志同道合的国家携手,在安全保障等领域,强有力地推进与太平洋岛国之间的合作。
 
中文为暂译仅供参考,原文为日文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