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5年 5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2015年 5月 14日 (星期四)

(暂译)

【开场发言】
  70年前,我们日本人立下了一个誓言。决不能让战争悲剧重演。我们将继续遵守这个不战誓言,直至永远。而且,我们要坚决守卫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为此,今天,内阁会议决定通过了和平安全法制,以确保日本与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现在已不是任何国家仅依靠一国之力就能守卫本国安全的时代了。这两年,在阿尔及利亚、叙利亚以及突尼斯,都有日本人丧生于恐怖主义。日本大部分地区都在北朝鲜数百发弹道导弹的射程之内。北朝鲜对导弹搭载核武器的开发使局势更为严峻。对于接近我国领空不明国籍的飞机,自卫队机的紧急出动次数,增至10年前的7倍。这些都是事实。我们绝不能对这些严峻的现实视而不见。
  因此,我十分重视通过对话与近邻各国的外交努力。自就任总理以来,以俯瞰地球仪的视点积极开展外交。任何冲突都不应诉诸武力和威胁,而应根据国际法和平解決。这个原则,我一直在国际社会反复呼吁,并获得了许多国家的赞同。通过外交守卫和平。今后我将继续开展积极和平外交。
  与此同时,也要以防万一,不能懈怠。为此,我努力加强了我国安全保障的基轴~日美同盟。通过此前对美国的访问,日美关系得到前所未有的强化。如果日本遭到攻击,美军将坚守日本,并为履行安保条约所规定的义务,在日本近海适时执行相应的警戒监视任务。
  至今为止,日本的立场是:为我们执行任务的美军遭到攻击,只要不是针对日本本身的攻击,我们无可作为,无动于衷。这真的是正确的吗?
  在日本近海,倘若美军遭到攻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有可能面临危险。这绝非他人之事,而正是我们自身的危机。我们的生命与和平的生活陷入显而易见的危险。同时,没有其他恰当的方式去排除这一危机,且不得超出必要的最小限度。我们在法案中切实加入了这三个严格可控的条件。此外,毋庸多言,前提条件是必须得到国会的认可。因此,集体自卫权的行使是极其有限的。
  尽管如此,依然可能有人会感到莫名的不安,担心会被卷入美国的战争。对持有此类不安的人,我要在此明确表示。绝不会发生此类状况。日本只为保护日本国民行使武力,这是日本与美国达成的共识,明确写入了新日美合意。
  如果日本陷入危险,日美同盟将完全启动。我认为,向世界传递这一信息,能进一步提高威慑力,从而有效降低日本遭受攻击的可能性。
  所以,将该法案贴上战争法案等不负责任的标签,是完全错误的。该法案的目的就在于守卫日本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为此设想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态,实现无疏漏应对。
  同时,我还想明确:在一般情况下,不允许海外派兵,这一历来原则不变;自卫队今后也绝不会参加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类的战斗。
  另一方面,在海外,从原油输送大动脈~波斯湾的机雷扫海开始,日本自卫队至今20多年参与了诸多国际合作活动,现在也正在灼热的非洲大地为刚刚独立的南苏丹提供援助。在那里,日本曾提供复兴支援的柬埔寨也派队一同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
  听说负责医院运营的柬埔寨队长对在当地活动的自卫队员说:日本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表现至今仍鲜明地留在祖国柬埔寨人们的记忆之中。所以这个医院,我们最希望能让日本人使用。我们会24小时随时做好准备为日本人提供医疗。
  毋庸置疑,自卫队活动至今为世界的和平做出了贡献,并受到了极大的感谢。在此,我要向自卫队在海外开展的5万多人次的献身努力,致以崇高的敬意。
  基于上述优秀的成绩与经验,我们决定本次对PKO合作法进行修正,并制定国际和平支援法,由此进一步扩大国际贡献的范围。同时,开展有助于我国和平与安全的行动,对以美军为首的外国军队进行后方支援的法律进行修正。然而,我要明确申明,所有这些行动都绝不会行使武力。
  因为这些都是与集体自卫权无关的行动。我国将继续在预防冲突、人道主义复兴援助、燃料食品的补给等擅长领域,与国际社会携手合作。
  日本高举积极和平主义的旗帜,不仅限于对我国的和平与安全造成重大影响的事态,还决心对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出较以往更多的贡献。
  战后,日本作为和平国家一路走来,获得了世界各国的高度评价。我们应该对这一历程感到自豪。然而,这些并不是喊喊和平、和平口号就能实现的。创设自卫队、修改日美安保条约、参与国际和平合作活动,我认为这些都是先人们为顺应时代潮流,将和平愿望付诸行动后的努力成果。
  有行动,就会有批判。修订安保条约时、制定PKO合作法时,都出现了大量“会被卷入战争”的批判。
  然而,这些年的历史证明,这些批判无一正确。我们在深刻反省上次大战的同时,在这70年间始终坚守不战誓言。而且,不容置疑的是,今后我们所有日本人也无人希望战争。
  我们要拥有自信,绝不可无视时代变化,止步不前。为了将和平的日本交到孩子们的手中,让我们拥有自信,向前迈进。为了日本与世界的和平,我要一马当先,与广大国民一同开创新的时代。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提问。
  请提问者举手,由我指名。请先报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
  首先,请干事社的记者提问。请。

(记者)
  我是干事社朝日新闻的圆满。
  我想就内阁会议决定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提问。各家媒体的舆论调查显示,国民对此褒贬不一,持慎重论者居多。
  此外,在野党不仅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还反对总理访美期间在美国议会演讲中表明的“到今夏之前实现”。
  对于这些意见,总理您是如何考虑的?例如,在今后的国会审议中,是否会出现法案修正的选择?

(安倍总理)
  正如我刚才所说,守卫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是政府最为重要的职责。
  在围绕我国安全保障环境愈发严峻的情况下,我坚信,为守卫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为毫无疏漏地应对各种事态,完善和平安全法制,是不可或缺的。
  例如,同盟国有能力救助并向我国输送正要从冲突发生国逃离的日本人时,有可能在日本近海遭到攻击,但由于日本本身未受攻击,就无法进行营救。现状是我们无法保护该船只,因此从守卫国民生命与安全角度来说,法制并不完善。
  正如我刚才所说,守卫国民生命和幸福生活,是政府最为重要的职责。既然这是最为重要的职责,就必须切实履行。为此,就必须对法律进行修正。
  当然,我认为不发生那样的情况是最为理想的,但必须做好准备,因为这是我们最为重要的职责。
  我希望通过接下来的审议,对完善法制的必要性进行浅显易懂、认真地说明。
  在此前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讲时,我曾提到“要在今夏之前使和平安全法制得到通过”。
  但有关和平安全法制的完善,是从2012年大选开始,我作为总裁、我党所提出的竞选纲领,至今始终如一。
  尤其是此前的大选,根据去年7月1日的内阁会议决定,将迅速完善和平安全法制明确写入竞选纲领,接受了国民的审判。
  因此希望能理解,这与不在选举中提出竞选纲领、不做任何说明的前提下就制定政策,在夺取政权后执行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在3次大选中做出了承诺,并根据去年7月1日的内阁会议决定,在大选中提出迅速完善法制的目标。想必诸位还都记忆犹新,根据12月24日大选结果,在第3次安倍内阁(第93代安倍总理首届改造内阁)组阁记者发布会上,我曾对广大国民明确表示要在通常国会上使和平安全法制得以通过。
  还有,在今年2月举行的众议院全体会议上,针对相同提问分两次进行了阐述,表明希望在本届国会通过该法案。所以在美国议会的演说,仅是对至今为此阐述的再次重复。
  为提出该法案,我们与执政党经过了25次协商,由于是经过长时间与诸多有识之士进行商议的结果,我们认为这是最为妥善的结果。然而,接下来要进行国会审议,国会相关事项事宜,政府不便作答。但政府会通过国会审议,努力使各位议员理解此项和平安全法案的必要性。

(内阁广报官)
  请其他干事社提问。

(记者)
  我是朝日电视台的足立。
  总理您正在为该法案在本届国会获得通过而努力,您是已经具体考虑在该法案通过后立即探讨自卫队参加的活动?
  例如,是否考虑根据修改后的法案,扩大在世界各地开展联合国维和行动的范围?此外,美国正在探讨对中国单方在南海建设基地的岛屿周边派遣舰船、侦察机,是否会考虑日美联合执行该项任务?
  再举一例,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志联盟对ISIL、伊斯兰国进行全歼作战,请问总理,日本是否会参与后方支援?

(安倍总理) 
  正如我刚才所说,本次法案是针对诸如美国舰艇在输送逃离冲突发生国的日本人时遭到攻击,而日本无法实施营救。我们要改变的是此类情况。
  就目前的安全保障状况而言,无论是恐怖主义还是核危机、导弹,都能轻而易举地跨越国境,我们已经进入仅依靠一国之力无法守卫本国安全的时代了。我坚持认为,这与日本和国际社会以及同盟国美国的合作,守卫日本本国以及确保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当然还包括日本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是紧密相关的。
  关于联合国维和行动,至今为止,若当参与行动的其他国家部队遭到袭击请求救援时,我国无法进行救援;或者派遣自卫队输送日本人,但万一营救、输送对象的日本人遭到恐怖分子袭击,则完全无法实施营救。这一法案改变的就是这种情况。
  换言而之,这正是守卫日本国民生命与和平生活的法案。我想首先明确的是,对法案进行修正是为此类情况发生时所做的准备,而非该法案通过后派自卫队去哪里的问题。
  例如,刚才记者提到的联合国维和行动(PKO),PKO的目的是使必要的行动更为高效。如自卫队参与PKO,附近有NGO的人员,那些NGO人员很可能就是日本人,如果他们提出救援请求,自卫队就能做出回应进行救援。希望能理解这就是为拯救日本国民生命、提高联合国维和行动效果,而非为开展新的活动或是扩大活动范围。请诸位能理解该法案具有守卫日本人生命意义并使之更加切实可行。
  关于南海问题,由于我未曾听说,因此无法回答。
  此外,关于ISIL的提问,在此我可以明确回答,我们不会提供后方支援。至今对难民以及避难民众提供的食品、医疗方面的援助,受到了诸多感谢。我们会继续开展此类非军事方面的活动。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干事社以外的媒体提问,请举手。
  西垣先生,请提问。

(记者) 
  我是富士电视台的西垣。总理辛苦了。
  接下来将进行法案审议,我想借此机会询问总理您将如何对国民的不安与担忧等进行说明?
  在刚才的发言中,总理您提到了日本战后坚持走和平国家道路,并为此感到自豪,以及自卫队为和平所做的贡献。
  自卫队成立至今,从未有人因卷入冲突而牺牲,也未曾在战斗中使用过实弹,我想这是日本获得国内和国际支持,保持和平的原因所在。
  然而这次,在和平安全法制成立之前,出现了诸多担忧:自卫队是否会参与重要事态的应对?在执行任务中是否会使用武器?任务是否会很危险,是否会陷入危机?请总理就此进行说明。

(安倍总理) 
  正如我刚才所述,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采取紧急警卫是指,例如为当地孩子们的健康而从事医疗活动的日本NGO人员遇到危险,请求在附近的自卫队员进行救助,装备齐全的自卫队员不去救援是否说得过去?自卫队员平日就是为了执行此类任务而经受艰苦训练。认真执行任务,并在将来也能同样有所作为。
  而且,至今为止自卫队员们执行了诸多危险任务。可能有不少人认为至今没有自卫队员殉职,但从自卫队设立以来,至今共有1,800名自卫队员在执行各项任务中以身殉职。作为总理我也出席追悼会,与遗属们见面。我希望能努力实现零殉职者,越少越好,但同时我也希望国民能理解,执行灾害等任务的时候定是伴随着危险的。
  但正如我刚才所述,自卫队在执行任务时,确保队员的安全是理所当然的。在修正本次法案时,我们也建立了明确的机制,例如在进行后方支援时,不到无法确保部队安全的地点进行活动,并在万一发生危险时终止执行或采取避退等措施。
  此外,自卫队员都是曾经宣誓不顾个人安危、志愿执行并完成任务,具有高度职业素养的专业人员。日复一日地积累高度的专业知识并反复接受严格的训练,使执行危险任务时的风险尽可能降到最低。我想说,这些今后也都不会改变。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请提下一个问题。

(记者) 
  我是读卖新闻的中岛。
  总理您在说明完善安全保障法制必要性时常常提到,围绕日本的国际局势日趋严峻,必须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日趋严峻的国际局势,请问具体是指哪些?而且,为何需要现在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
  此外,您是否认为今后为以防万一,所有需要做的准备都写入今天内阁会议决定的法案?

(安倍总理) 
  正如我刚才所述,围绕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日趋严峻。
  例如日本大部分地区都在北朝鲜弹道导弹射程之内。事实上北朝鲜的行动难以预测。而且遗憾的是,已有好几位同胞丧生于恐怖主义。
  如今,由于我们所面临的威胁能够轻而易举地跨越国境,因此我们有必要进行并切实确保无疏漏的应对。而且,日本与美国通过日美安保条约结为同盟。无疑,坚固的同盟关系具有威慑力,也即能在事前防止事态的发生。如果同盟之间被人感觉有缝隙,就会被认为是日美间的合作不够充分,日美同盟的作用未能顺利发挥,并未实现1加1等于2的话,反而会增加遭受攻击的危险性,也即是有可能成为地区的不稳定要素。所以有必要提前切实消除将此类可能性。这正是为了守卫国民生命和幸福生活。
  基于这一层意义,在本次法制完善中,我们必须对包括对部分集体自卫权的限定性行使到灰色地带在内的内容进行切实完善。由此实现尽可能将被卷入此类冲突、日本遭受攻击、减少日本人生命受危的风险。

(内阁广报官)
  由于已经超过预定时间。
  请提最后一个问题。
  宫崎先生请。

(记者)
  我是东京电视台的宫崎。
  我相就防卫相关费用提问。
  由于本次安全保障体制的修改,安倍政权中的防卫相关费用正在年年增加。通过本次体制的修改,有关今后的防卫费用变化,请问总理是如何考虑的?同时还要实现财政重建,请问您又将如何对此作出应对?

(安倍总理) 
  近11年,日本的防卫费始终在减少。然而,安全保障环境却愈发严峻。防卫费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防卫费正是为守卫日本人生命和幸福生活而存在的,正如我刚才所说,对于做好准备的国家进行攻击的国家或人将会逐渐减少。
  因此,安倍政权将一直减少的防卫费用在时隔11年后进行增加。所谓增加,其实也是在消费税增税的情况下的数字。如去除这个因素,实际只增加了0.8%。防卫计划大纲以及前年末制定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都经内阁会议决定,其中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的5年防卫费用总额已经公开,并经内阁会议决定。所以我想说的是,防卫费用本身的增加或减少都与该法制的完善无关。
  熟悉防卫费用的人士都清楚,决定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的5年防卫费用总额后,再逐渐完善其中的防卫能力。这并没有发生变化。而且这是前年已经做出的决定。
  例如,在第1次安倍政权时代,将防卫厅升级为防卫省时,也被问到相同的问题。升至防卫省是否就意味着增加防卫费用。而结果表明,其后的防卫费始终在减少。我的想法和那时相同,与防卫费用无关,继续推动法制的完善。

(内阁广报官)
  由于预定时间已过,安倍内阁总理大臣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感谢各位的配合。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