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7年 12月 > 安倍总理在共同通信加盟社编辑局长会议上的演讲

总理演说

安倍总理在共同通信加盟社编辑局长会议上的演讲

2017年 12月 15日 (星期五)

(暂译)

  今年只剩下半个月了。我出席过几次这个会议,但都不是在年底,而是大致在10月或11月左右。前些天我向工作人员确认,今年原来也是计划在10月举行,就想为什么会变为在年底举办,那是由于众议院解散举行大选而突然取消了。虽然突然取消不是我们取消,而是举办方取消的,我也一直在忙国会,工作积了非常多,但造成取消原因是由于我宣布解散,因此今天我排除万难出席了会议。
  大选报道对于各地报社的各位来说,是令人甚至无暇在共同通信的会议上露面的大事情,我也听说会议很花预算。因此,部分媒体的人士已经开始询问下一次解散是什么时候,我想真是也有这样急性子的人,那我就预先说一下吧,是白纸一张。在这里能稍微透露一下的是,我想今年内恐怕不会有解散,我希望大家今年年末以及明年年初能够悠闲地度过。
  本周,“北”被选为了今年的汉字,而在此次解散众议院进行的大选中,如何应对紧张的北朝鲜局势也成为了重要焦点。今年以来,北朝鲜不断做出挑衅行为。从2月起连续发射疑似新型的弹道导弹,9月强行实施了第6次核试验。我与特朗普总统进行多次电话会谈,在日美、日美韩的团结下开展了坚定的外交。每每有机会我就不断与俄罗斯的普京总统举行首脑会谈等,通过与国际社会密切合作,使得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包括限制向北朝鲜出口石油在内的前所未有的严厉制裁措施。在这一决议通过之后,我解散了众议院,但在此期间北朝鲜暂时没有进行导弹发射。国际社会团结起来不断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将成为使北朝鲜改变其政策的巨大力量。
  上个月在与习近平国家主席的日中首脑会谈中,也就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应严格履行该决议达成了共识。通常,如果石油相关产品的进口被削减30%,则国民经济将无法维系。从通过决议已经过去了3个月,应该无疑产生了制裁的效果。今后,北朝鲜仍有可能继续挑衅,但重要的是我们绝不会屈服于这种威胁。国际社会将继续合作施压,直至北朝鲜方面说要改变政策而要求对话。这样,我们将解决北朝鲜的核与导弹问题,以及最重要的绑架问题。本月,我国作为安理会主席国,就在今天举行有关北朝鲜问题的部长级会议,我们也希望今后日本将主导国际社会的举措。同时,在牢固的日美同盟下,保持高度警戒,在任何事态下都将坚决守卫国民的生命与和平的生活。这是政府最为重要的职责。
  新年过后,针对防卫大纲修订的讨论将正式进行。我们当然会以专守防卫作为大前提,从正面面对北朝鲜的核与导弹技术的发展等我国所处的严峻现实。不是延续以往的政策措施,而是准确把握为了保护国民而应该具有真正必要的防卫能力。我将回应此前大选中国民们的重托,开展强有力的外交与安全保障政策。
  我们联合执政党在大选中三次获得了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与2012年、2014年的大选相比,在小选区及在比例代表中,这次获得了三次中最高的得票数。我想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我为在三次大选中本次获得了最高得票数一事并未怎么被报道感到遗憾,而我现在是在阐述事实。我深感其责任重大,认真谨慎。无论多么困难的问题,我都要以国民的信任为力量,从正面去面对。我决心要坚定地展望这个国家的前途命运、开拓未来。
  我国最大的问题是少子老龄化。特别是在地方尤为严峻。全国知事会提出少子化紧急事态宣言是在3年前。为了克服这个少子化问题,上周,内阁会议决定了新的一揽子政策。大胆将预算转向孩子们的未来,以2020年为目标,将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大幅转换为全民型社会保障。使用消费税,并也让经济界承担,共投入2万亿日元规模的财源,推进免费教育等人才培养改革。任何人都能接受幼儿教育。无论生活在多么贫困的家庭,只要有意愿,就能够进入大学及专修学校学习。这是70年前通过日本宪法实现免费普通教育以来的重大改革。能够挑战这样的改革是因为我们得到了国民的信任。如果没有在进入讨论前的阶段先举行选举,就无法开始2万亿日元规模的永久性新政策。此外,以明年夏天为目标,我们将探讨在充分利用雇用保险制度的同时大胆扩充回流教育的政策。无论多大年纪、无论是谁,都能够获得重新学习与挑战的机会。我认为一亿总活跃正是克服少子化对策最正确的选择。我坚信,老年人、因生育及育儿而离职的女性、曾因某些原因而无法进入高中学习的人,以及身患残疾及难病的人,每一个人如果都能尽情绽放其身上潜藏的潜能,那么全国每一个角落都会更加充满活力,进而整个日本都充满活力。
  宫崎的油津商店街就在几年前还是孩子们在街道正中玩棒球的关门街。
  要在4年里实现新开张20家店铺。
  在2013年开始的项目提出这一简单的目标,并在这4年时间出色地成功实现开张了29家店铺,超过了20家店铺。咖啡厅、家庭旅馆、IT企业、保育园,商店街充满了新活力。说到商店街的再生,很容易想到如何使用補助金等向其他地方已有的店铺招商。但是,油津放弃了招商的想法,采取了支持创业者的方法。首先找出有干劲的人,从开业准备到开业后的疑难杂症商谈,全力支持创业者的干劲。于是,身为油津人的夫妇从福冈回乡开了餐饮店。一位主妇下定决心开起了家乡菜餐馆。据说也有举家迁来油津的蛋糕店店长。在关闭了的超市旧址上建起的交流空间里举行着各种各样的活动:当地的年轻人们策划了爵士乐现场演出及落语会(日本单口相声)、夏季由当地高中生运营的鬼屋成为了惯例活动、还有当地渔夫们发起的鲣鱼活动、金柑生产者们策划了庆祝开始出货的金柑新产晚会。这样的活动会汇集很多人,但是,这些集客不是一时性的。这不是目的所在。重点是通过这样的活动,包括年轻人在内,当地人开始思考自己的主意去不断挑战。如果去油津商店街,想做的事情就会实现。这种让人期待的氛围如今成为商店街再生的巨大原动力。我认为这种期待感正是地方创生的关键。
  通过5年的安倍经济学,有史以来首次在全部47个都道府县实现有效求人倍率都大于1,而且持续维持。在这种背景下,同时也为了因严重人手不足而苦恼的中小微企业,我们必须将生产力改革的浪潮扩大到全国。为此,在昨天决定的税制修订大纲中,提出了在兼顾地方政府的自主性的同时引进设备投资方面的固定资产税零税率,这是我们的新税制。如果能够扎实地提高生产力,不仅可节省劳动力,还能够提高工资。当然,由于是提高了每个人的生产力,因此也能够提高工资。这样,可望有助于消除人手不足。如今正是我们的政策使劳动市场变得紧绷。我认为,若不是这样,通过推进生产力改革反而会导致劳动力过剩的不安,但正是劳动力不足——经济增长导致劳动力不足的今天,是开展生产力改革的最大机会。
  现在,对于开始求职的年轻人来说,是近年来没有出现过的卖方市场。这个春天,高中与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作为买方的企业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期待感吧。年轻人要能感觉到若在该企业工作一定能够挑战新事物,如果感觉只是以往陈旧老套的工作,就不会前来应征。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单位,在当地都很受欢迎,因此想来没有这样的担心,但是万一各位之中有最近招募不到年轻人而身处困境的单位,那恐怕就是因为发表的政治及经济新闻陷入了以往的老套窠臼。我不是在讥讽,而是在担心。今天在会场后面,负责采访总理的年轻人也正在采访,明年工作方式改革将成为最大的主题,而年轻记者们巡夜至深夜的习惯到时就应该摒弃掉。让他们凭借探求真实的意愿,以及年轻人的视角自由地写报道,不过多地进行指导。让他们大胆地撰写报道。提出给予新挑战平台的全新编辑方针也是一个方案。
  总之,如今地方的最大问题就是年轻人减少。现实是29岁以下的年轻人口在东京地区以外的地区,在进入本世纪以来的15年间大幅减少了500万人以上。年轻人是地方活力的源泉。我们必须反转这一趋势。其关键也是期待感。我们要推进让年轻人能够觉得在地方有机会的地方创生,这将是下一周将修订的城镇・居民・工作创生综合战略的最大主题。来东京的大学学习,直接在那里就业,不返回故乡。在到高中为止的18年,亲手抚养长大的孩子都被东京抢走了。明年,我们将全力开展地方大学的振兴。最近,在山形诞生了从微少的唾液中发现癌症的划时代技术。庆应大学于2001年在山形县鹤冈市创建的尖端生命科学研究所如今从全世界汇集了众多研究人员及学生,在生物领域不断挑战世界首例。蜘蛛丝被认为是地球上最强韧的纤维,而成功制作出人工合成的蜘蛛丝并量产化的初创企业也受到了世界瞩目。如今,使用生物技术对当地的农产品进行分析并制作出更加美味的西红柿及生火腿的尝试,正在通过大学与当地企业的产学合作推进。地方大学成为核心,发挥当地特色和智慧,创造搞活地区的新趋势。我希望将这样的举措扩大到全国。
  在地方大量建设与位于东京的大学相似的大学并没有意义。如果从追赶东京的想法出发,我想是永远无法获胜的。我们应当充分发挥地方各自的特色,在全国创建在特定领域中具有世界水平的大学。希望通过创办熠熠生辉的地方大学,创造出能够从世界、从日本各地将年轻人汇集而来的趋势,发挥当地的中小企业智慧,从而诞生出地方的活力。为了支持这些地方大学的新挑战,我们将创设新的交付金(地方财政补助),并向明年的通常国会提出法案。我们将强力推进地方创生,创建无论是作为学习场所还是作为工作场所,年轻人都能够带着梦想和希望投身其中的地方。
  最近,在大众传媒各公司的舆论调查中,不仅是整体结果,还拿出不同年龄的数字,我深感好奇地关注了几个调查。在共同通信实施的12月舆论调查中,记载了如下结果:有关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中的执政党提问时间比例增加,认为妥当的人为47.4%,超过了认为不妥当的42.8%。结合这个整体结果,共同通信也切实公布了各年龄层的分析情况。我想说什么,现在大家大概也在猜测。从数据上看,回答妥当的人,60岁以上的为36%,低于整体的百分比。但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为62.3%,虽然差距不到两倍,但相差很大。这在投票活动中也是一样,20多岁、30多岁与60多岁的人回答相差很大,我想这不是最近的现象。慎重起见,我补充一下,提问时间是由国会决定的,因此关于该调查结果,我绝不会说三道四。我希望不要将此处搞错写出新闻来。
  我想说的是,年轻人不会被上一代人所影响,而是切实地拥有自己的意见。在社交网络、YouTube等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年轻一代会自己收集各种信息,自行判断。正因为如此,如今各个年龄层的不同意见才受到关注。在此前众议院选举的出口调查中,NHK也公布了各年龄层的投票去向。投票给自民党的人最少的是60多岁一代。我也是60多岁一代,60多岁一代是32%。即便如此,也是比其他党多的第一大党。与我同一代的支持率最低,也就是说我被同一代的人嫌弃,真是感到可悲。他们可能正是各位的报刊的忠实读者,还请各位笔下留情。另一方面,最欢迎我的是20多岁一代,20多岁一代有50%的人投票给我们自由民主党。不是因为自民党的支持率高所以跟风,而是年轻人们切实拥有自己的意见。我想,这正是改革日本的机会。
  东京各种东西一应俱全,非常方便。因此,向东京一地集中的情况并不容易改变。到上一代为止的想法大概都是如此。上一代,也就是我们60岁以上的人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现在的年轻人能够凭自己的感受判断好坏,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我认为想进行挑战的年轻人其实很多。实际上,有问卷调查表明,居住在东京的10多岁、20多岁的年轻人中有近50%希望迁居到地方。我想迄今为止是没有这种现象的。我们有一种先入之见,认为越是年轻越打算一直居住在东京,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相反,10多岁、20多岁的年轻人中有近50%想去地方。我想在座的各位那时并不这样想,可能是年轻时想在东京工作。但现在不这样想了,50%的人不这样想了。切实地向这些年轻人传达地方很精彩的讯息。我们将完善能够使大家认为正是地方才有机会的环境。我认为,如果这样做一定能够掀起年轻人前往地方的大潮流。如果认为无法创造出向地方流动的潮流,那就绝对做不到。我坚信,只要挑战,就绝对有改变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因此,还请共同通信社的各位、今天聚集于此的加盟单位的各位予以协助。请无论如何摆脱以往的老套窠臼,一起开创全国地方每一个角落的未来。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