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5年 9月 > 安倍总理大臣在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上的一般性辩论演说

总理演说

安倍总理大臣在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上的一般性辩论演说

2015年 9月 29日 (星期二)

(暂译) 


   主席先生、各位列席人士,于今年迎来成立70周年的联合国是在令人绝望的现实面前不轻易绝望的人们的团体。正因为如此,才能承受住风雪,迎来今天。

   有过埃博拉出血热的肆虐。有过激主义的跋扈。现在在我们的面前,有很多难民即便是赌着命也正要逃离恐怖。
 但是,无论存在怎样的问题,我们都将在联合国的领导下共同去面对。各国都一起发挥各自拥有的能力。
   日本拥有在许多地方支撑国家建设的实绩。拥有培养人才、慷慨地进行人道主义援助以及努力保护女性人权的经验。我想如今正是我们要慷慨地提供其蓄积。
   日本将进一步加强对叙利亚、伊拉克的难民以及国内避难者的援助。换算为金额,今年为约8.1亿美元。将是去年实绩的3倍。
   在黎巴嫩,我们将再新执行200万美元的援助。我们将以此为杠杆加强人道主义援助机构和开发援助机构之间的合作。
   我们将向塞尔维亚、马其顿等欧盟周边正在与接收难民、移民进行苦战的各国提供约25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这些都是日本能够采取的紧急对策。另一方面,作为我们不变的原则是,在任何时候都要针对问题的根本,改善状况。
   为了使伊拉克民生稳定,上下水必须足够可靠。包括这方面在内,为了跨越中东与非洲构建并巩固和平,日本准备了约7亿5000万美元的援助。
   在难民们的背后,还有更多无法作为难民逃离的人们,我们要正视这一现实。
   为了重建破败的国家,使之重新成为允许人们追求幸福的家园,培育每一个人、每一份力量,从草根培育与恐怖、贫乏斗争的能力,这看似绕远,其实是一条捷径。
   这一信念已成为重视教育与保健医疗的普及、尤其是要赋予所有年龄层的女性以力量的我国的政策。是要落实“人类安全保障”的政策。
   非常高兴联合国新设立的发展目标中充分体现了这种重视每个人的措施。

   日本希望创造有婴孩的母亲能够仅祈祷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
   恰在我如此思考之时,我邂逅了一张照片。照片拍摄的是一位女性难民提包中的物品。
   在仅拿着一个手提包逃难时,人会在包中装些什么呢?
   逃离位于大马士革南部的巴勒斯坦难民营,乘坐橡皮艇渡过地中海的二十岁女性安蓓萨(Aboessa)没有带走很多行李。
   照片拍摄的仅是她出生后10个月的女儿的东西。
   一双换洗的袜子。一顶帽子与一瓶婴儿食品。看照片时,我的视线被一个类似笔记本的东西吸引住了。
   定睛细看,那用塑料布小心包裹着的沾上水也不怕的笔记本,原来是我们在叙利亚难民营分发的“母子健康手册”。
   在日本,知道已经怀孕的女性将获得该手册。这是长时间记录母子健康状况的笔记本,叫做“母子健康手册”,这一制度已经持续了70多年。
   看着手册上记录的身高与体重,究竟哪位欣喜于自己孩子的成长的母亲会希望孩子长大后成为爆恐分子呢?
   手册是母亲祈祷“孩子健康”的祈愿记录。其中蕴含着力量。那是母亲祈祷让孩子珍惜生命的力量。
   正因为希望以母爱改变产生绝望与恐怖的土壤,我们才在巴勒斯坦、叙利亚、约旦的难民营分发了母子健康手册。
   也确实有女性在逃难中还一直珍藏着凝聚了这种愿望的手册。
   旨在让每一个人变得强大的“人类安全保障”思想如此悲怆地结出极具说服力的成果,令我感动。

   主席先生、各位列席人士,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与法治的原则也是日本无比遵从的价值。而其普及也源于对人的能力的培养。
   我要介绍一个小故事,是日本帮助培养法律的捍卫者警察,一位日本的年轻女性为此而奋斗的故事。
   为了从根本上杜绝暴力与恐怖活动,就必须培育优秀的警察及其组织。我们坚信这一点,在阿富汗等各地在培养警察上投入了力量。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日本从2004年以来一直持续开展着这项活动。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在该国支援国家警察的警官研修直至现在。
   至今,有2万多名警官接受了研修。其中有女警官。还有不少曾经的武装势力士兵。研修的宗旨是培养出“受市民喜爱的警察”。
   制定研修计划并承担执行任务的是JICA,当地的日方担当自始至终都是女性。
   例如,其中一个在同事的眼中就是“小巨人”。
   如果混在男警官中,她确实身材矮小。但是,她不畏困难,使用掌握的法语身先士卒的样子就是一个“巨人”。国家警察们都对她抱以尊敬与信任。
   日本的新旗帜是“基于国际协调主义的积极和平主义”,我在前年就曾在这里向大家强调过。刚才介绍的女性等就是投身于这一事业的最前线的一个。
   各位,我在期待女性在开拓日本未来中发挥众多作用方面绝不落于人后。日本所实施的对外援助也带给女性以安全、健康和放心,我将着力点放在保护其人权的措施上。
   日本女性为在从内战复兴中的国家培养法治的守护者的工作作出了出色的贡献。从这双重的意义上讲,我倍感自豪。
   以往我一有机会就呼吁二十一世纪应该成为不再蹂躏女性人权的时代。
   今天我很高兴能够向各位报告,日本也制定了基于安理会1325号决议的有关女性参与与保护的“行动计划”。
   在我国的“行动计划”中,保护女性、少女免受暴力摧残以及普及基础性保健服务构成了至关重要的项目。
   此外,今年也继去年之后举办了“为实现女性绽放光彩社会的国际论坛(World Assembly for Women in Tokyo)” (WAW!),进行了富有意义的讨论。

   主席先生、各位列席人士,
   联合国确实是“乐观主义的现实主义者”的聚集平台。
   不盲目地对未来感到悲观。但也不脱离现实。就是这样,联合国铭刻下了70年的历史。
   有关几点,我也不得不正视现实。
   首先是北朝鲜。为了全面解决绑架、核武器、导弹等各项悬而未决问题,日本将继续与相关国家协作,推动问题的解决。
   今年也是距离广岛、长崎被投放原子弹已经70年、重新回顾那份悲痛之年。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部分地区,核武力仍在不透明的状态下持续增强,在今年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上没有明确提出未来的核裁军与不扩散方针。
   削减核武器应该在美俄之间坚持不懈地进行下去。但是我国强烈主张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也应该削减核武器。
   在消除核武器的决心下,为了促进国际社会共同行动,日本正在准备新的决议案。我坚信会得到众多国家的支持。

   主席先生、各位列席人士,
   在联合国成立70周年这一值得庆贺之年,安理会改革的相关大动作已经开始。
   前期会议中,相关人士与各国的真诚努力大大深化了对安理会改革的讨论。而在2周前,我们在该会场以全场的热烈掌声将这份热情延续到本会期。
   我将以这份热情以及对日本所应发挥的作用的确信,不断努力协助主席以及各国实现安理会改革,使日本成为安保理常任理事国,并作出相应的贡献。
   第一,日本战后70年,始终坚持作为爱好和平的国家,为了世界和平与繁荣而不断努力。
   在柬埔寨及东帝汶,日本都在外交斡旋、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PKO)以及之后的长期援助中竭尽全力。
   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实施有三个层次。首先,作出决议,决定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其次需要安排人员与资金,最后是在现场开展实际工作。
   针对在此期间往往会产生的信息差异,日本能够成为“差距填补者(Gap Bridger)”。而日本作为在任何层次上都对言行负责的主体,能够作出积极的贡献。
   如今在南苏丹,自卫队工程部队正在日夜努力。在肯尼亚,陆上自卫队的专家们以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卢旺达等各国军队为对象,传授着重机的使用方法。因为在没有道路、桥梁遭到破坏的环境下,维和部队随处工作进展不顺利。
   而日本也为了在将来能够更广泛地为联合国维和行动作出贡献而在最近完善了法律。
   第二,日本重视“自主权”与“合作关系”。
   为了与绝望斗争,扩展幸福,日本始终主张当事方的意愿与国际合作两者都很重要。
   所有人都获得自主决定自己人生的自主权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从强调这一点出发,产生了重视“人类安全保障”的构想。
   第三,日本将努力成为随时倾听当事方声音的国家。
   在3天前,继前年、去年之后,我再次与非洲的区域经济共同体(RECs)轮值主席国首脑们举行了会谈。
   日本为了推进非洲开发,一直举办非洲开发会议(TICAD),这一会议已经持续了20年。明年,我打算首次在非洲召开该会议,并进一步倾听更加丰富的声音。
   昨晚,我还与太平洋岛屿国的首脑再次举行了会谈。讨论了大家共享“11月5日世界海啸日”,力求进行训练、提高能力等。
   日本首次成为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国是在1958年,加入联合国后的2年后。今秋如果获得支持当选,就是第11次当选。
   日本是最频繁地被同僚们评审的国家。
   以上三点是能够通过迄今为止印刻下的足迹获得大家认同的日本的优势。我们希望凭借该优势,使联合国更加强大。
   日本国民将是不断看着UN(联合国)这2个字所拥有的辉煌者。高举“基于国际协调主义的积极和平主义”,日本为了使联合国与二十一世纪相称,决心开展安理会改革,并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发挥作用,为世界和平与繁荣进一步作出贡献。
   期待各位的理解,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谢谢大家!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