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6年 9月 > 安倍总理在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上的一般性辩论演说

总理演说

安倍总理在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上的一般性辩论演说

2016年 9月 22日 (星期四)

(暂译)

  主席先生,北朝鲜现在作为对和平的公然威胁出现在我们面前。对此我们能够做什么?此刻,联合国的存在意义正受到考验。
  北朝鲜发射了潜射弹道导弹(SLBM)。之后又同时发射了3发弹道导弹,每一发都飞行了1000公里,并落在了我国的专属经济区。这次民航飞机及船舶没有受灾完全只是偶然而已。
  北朝鲜仅在今年就发射了总计21发弹道导弹。而且,在9月9日还宣布了核弹头爆炸试验成功。
  此次是继今年1月之后进行的核爆炸试验。但一系列的导弹发射及核弹头爆炸使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北朝鲜的核开发与屡次的弹道导弹发射是表里一体的事情。北朝鲜不断在我们眼前实施确实的计划,现在其威胁可以说达到了与迄今为止不同的层次。
  因此,我们必须采取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措施加以应对。必须集结力量,挫败北朝鲜的计划。
  我听到核试验报告后,立即打电话给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先生,接着也与韩国总统朴槿惠女士通了电话。三国步调一致,都对北朝鲜表示了坚决的态度。
  接下来,就是联合国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是安理会应该对新层次的威胁表明态度的时候了。
  就在四个月前,奥巴马总统访问了因第一颗爆炸的核弹而牺牲了无数无辜市民的广岛。
  那是重新立下誓约的一天。无论需要多少岁月,我们决不能对废除核武器的努力有片刻松懈。誓约在那一天连接了太平洋两岸,获得了新的力量。
  但是,北朝鲜如今却让挑衅升级。这是对人类良心的挑战。如果对此视而不见,我们该如何对得起我们的良心?
  和平就像玻璃那样,在被琢磨、通透的状态下,没有人会意识到其存在。小小的裂纹即使无视一段时间也不会有所变化。
  但是倘若某一天,裂纹扩大,玻璃不久就会应声破裂。因此我们平时就必须精心地培养小心处理玻璃的意识习惯,避免玻璃上出现裂纹。
  我想基于两次世界大战而成立的联合国的初衷,就是出自这样切实的认识。
  既然如此,就不应该继续容忍军事挑衅行为的存在。因为这等同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在玻璃上划出一道裂纹。
  而且,摆在我们面前的对和平的威胁、北朝鲜不断进行的军事挑衅的性质远比以往来得严重。
  从潜水艇发射的弹道导弹、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核弹头,北朝鲜正在切实地不断将这些攥于自己手中。
  而且进行此种行为的,是一个绑架了包括当年仅13岁的少女在内的众多日本人的国家。我们要求北朝鲜立刻让全员归国。
  但是,遗憾的是,北朝鲜是一个至今未允许他(她)们回国、剥夺了他(她)们人生的国家,是一个践踏人权、对权力毫无制衡的国家,是一个丝毫不顾国民贫困、一味地不断增强核武器、导弹等军备的国家。
  给国际社会造成的威胁日益加剧,变得了更加现实。我们已经需要采取与以往不同的新对策。
  主席先生,今年12月日本将迎来加入联合国60年的节点。自日本一位市民赠送的大钟在每年“国际和平日”之际,于联合国大楼前发出静静的钟鸣成为惯例以来,已经过去了62年的岁月。
  那口钟在铸造时,熔入了罗马法王赠送的硬币。是熔入了由世界60多个国家的孩子们赠送的货币及金属标牌等铸造而成的。而日本人在其中融入的愿望是什么呢?
  60年前,在这个具有荣誉的会堂获得一席的日本人从心底深处所追求的、一直毫不动摇地期望且主张的就是永久的世界和平,就是废除核武器。我们发誓将世代传承这一目标,且绝不停止实现的脚步。
  主席先生,我本来打算今天在这里回顾60年来的历程,阐述一下对我国致力于实现世界和平与繁荣的过往所为相关的静静自省。
  但是,在北朝鲜的威胁达到了新层次的今天,我觉得必须基于我国60年的誓约,表明决心。
  如今世界都在关注联合国是否会挫败北朝鲜的野心、安理会是否会立场一致去对抗北朝鲜,日本作为理事国的一员将率先在安理会提起讨论。今天我就是以此为决心,在参会各国代表面前断然阐述。
  主席先生,尽管我们面临着这些所有问题,已经加盟60年的日本仍将不惜努力地增强联合国。
  以往日本所缴纳的联合国会费和所承担的联合国维和行动(PKO)费用,累计至今,总额已远远超过了200亿美元。在过去的30年中,在财政方面做出比日本更多贡献的国家,唯有美国。此外,开发援助方面的实际金额,累计总额也已达到了3345亿美元。
  我认为联合国有贯穿其历史的三个大义。
  也就是献身和平、追求增长以及实现公平正义世界这三个愿望。我想日本也能够被认可是一个对每个大义都不惜努力了60年的国家。
  尤其增长,是一切的基础。正因为有增长,和平才得以扎根,才能花费长时间去纠正不义。
  请看,在民主主义下生活的人口,如今在广域亚洲已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个地区。而这正是从1980年代后半期起――正好是从日本企业开始向亚洲各国进行大量直接投资的时期以来出现的现象,这是亚洲所获得的增长果实。
  正因为有自由开放的通商投资环境,日本才得以了增长。亚洲各国今天的富裕也是同样的。
  海洋的和平、稳定、安全以及航行和上空飞行的自由是国际社会和平与繁荣的基石。国际社会必须始终坚持出现纷争就要依法主张、和平解决而不依靠武力与威慑的原则。日本将始终支持,守护开放自由且在法与规则的治理下毫不动摇的世界秩序的一方。
  此外,我在日本政府的中枢创建了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特别小组,并亲自引领。我国政府将尽快签署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巴黎协议》,切实践行到2020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3万亿日元援助的承诺。
  日本,与过去的60年一样,在未来的60年中也将不惜努力加强联合国。我要以对日本国民的信任做出承诺。
  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朱巴的某处。那是我国陆上自卫队工程部队戴着联合国蓝盔行动的地点。
   “我很感谢日本为我们建造公路。我信任你们。没有我能做的事情吗?不需要给我什么,我只想帮些忙。”
  第二天、第三天,在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南苏丹的首都建设干线公路的工地上,这个男子都出现了。从第三天起,开始先做些必要工作的这个男子与陆上自卫队的共同作业,最终持续了8天。
  告别之日,在彼此拍着肩膀惜别时,听到这个男子依旧满是感谢的话语,自然不用说,工程部队的队员们都被深深感动了。朱马·阿格·阿扎克。队员们将若非如此则默默无闻的一位南苏丹人的姓名写在各自的笔记本中,留刻在记忆里。
  主席先生,无论在哪里、工作是什么,在国际合作第一线工作的日本人都经常为这样的邂逅感到无比欣喜。
  在他们所到之处,无名的市井百姓们都认识到自己的力量,认识到国家建设就从自己的脚下开始。目睹这些的日本人获得了终生难忘的感动。
  我为日本与联合国的关系在过去60年间像这样在亚洲、在非洲、在所有地方构建起心与心的交汇而感到自豪。这就是日本的联合国精神。我承诺,不忘这种精神,继续培育并传承给下一代。
  最后我要指出联合国的治理结构需要进行根本性的改革,来结束辩论演说。非洲、拉丁美洲各国无论是在世界政治还是经济方面都构建起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但是在安理会,却没有令人满意的代表席位。仅此事而言,我们就无法向生存于今日的这一代说明安理会的现状。
  71年前,战火终焉时的国际关系至今仍装点着历史书中的一页,但却与之后实现了独立的各国无渊也无缘。
  前不久,在与非洲各国召开的“第六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 VI)”上,听到他们称安理会中没有非洲代表的现状是“历史性的不正义”,我深深颔首。非洲在其长期愿景中,提出了到2023年前从非洲诞生常任理事国的目标。我要表示大力支持这一目标。
  安理会的改革如果现在不执行,就会被轻易地推后10年、20年。我们是要站在损害联合国价值的立场上?还是要切望加强联合国?无需多言,只要是支持后者,安理会改革乃当务之急。
  我要强调这一点,并结束我的辩论演说。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