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7年 8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2017年 8月 3日 (星期四)

(暂译)

【开场发言】
  在此前召开的国会上,政府被指出存在向森友学园出售国有土地、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防卫省日报等各种问题,结果引发了国民的不信任。
  对此,首先我要再次进行深刻反省,向全体国民致歉。决心倾听国民的心声,与国民一起推动政治的发展。
  我们要再次回到5年前夺回政权时的那个起点,谦虚认真地尽全力回应国民的重托。为恢复广大国民的信赖,针对一个又一个政策问题切实拿出成果,脚踏实地,不断努力。
  在这一决心之下,今天,我对内阁进行了改组。
  本次组阁,既有老将又有新手,人才启用广泛,同时布局阵容注重成果、工作第一、以实力为本。
  我们的首要工作是经济再生。安倍内阁今后也会将经济放在首位。总司令请至今担任自民党政策负责人、曾任经济产业大臣的茂木敏充大臣担任。
  安倍经济学实施了4年,在此期间增加了近200万人的就业,正式员工的有效求人倍率也都大于1。只要想成为正式员工,肯定有一个以上的岗位可供选择。发挥政治的重要作用,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但是,需要做的工作还有许多。增加就业、提高工资,进一步加快这种经济良性循环,彻底摆脱通货紧缩。我希望茂木敏充大臣与留任的麻生太郎财务大臣、世耕弘成经产大臣齐心协力,进一步加快安倍经济学的步伐。
  此外,我还请茂木大臣担任这次新设的“人才培养改革”担当大臣。
  创建能使所有孩子不受家庭经济状况影响,为实现梦想而努力的社会;创建无关年龄,随时都能重新学习、挑战新事物的社会。我希望茂木大臣放眼人生百年新时代,大胆构想经济社会形态。
  我把“工作方式改革”的执行重任交给加藤胜信大臣。
  要彻底打破战后一直持续的长时间劳动惯例,实现同工同酬,消除“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的区别。工作方式改革终于开始步入执行阶段。希望担任厚生劳动大臣的加藤大臣根据执行计画,在下一届临时国会上通过所需法案。
  结构改革,正是安倍经济学最重要的武器。我们要积极启用具有突破能力的人才,顺应时代的需求,坚决实施改革。
  农政改革,交由斋藤健大臣负责。他虽然是一位仅当选3次的年轻议员,但至今担任自民党的农林部会长、农林水产副大臣,主导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农协改革等进攻型农政工作。
  中川雅治环境大臣也是首次入阁,但他曾任环境事务次官,是一位环境政策专家。希望他能制定针对《巴黎协定》的长期战略等,挑战大刀阔斧的经济社会改革,引领全球变暖对策。
  规制改革的总旗手,由梶山弘志大臣担任。希望他能强有力推动充分发挥地方个性的“地方创生”,不断挑战坚如磐石的规制。
  在国家战略特区内新设兽医学部一事,围绕内阁府与文部科学省的调整过程,当事人陷入了说过没说过的口水战,从而引发了国民质疑。我希望梶山大臣能进一步提高包括此类省厅之间调整过程的工作透明度,加强特区制度的利用。
  林芳正文部科学大臣,至今曾担任多项内阁要职,在霞关(中央政府)组织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希望他能统一文部科学省全体员工精神,齐心协力地为推动教育的再生、科学技术的振兴而不断努力。
  北朝鲜上周又无视国际社会的警告,强行发射了洲际弹道导弹(ICBM)级别的导弹。面对如此重大的现实威胁,做到万无一失地确保国民安全,是政府最为重要职责。
  防卫大臣,由小野寺五典大臣担任。在第96代安倍内阁起步后的600多个日日夜夜,他为重建安全保障体系尽心尽力。希望他以牢固的日美同盟为基础,为提高防卫体制和防卫能力,采取具体行动,强化我国的国防能力。
  由于北朝鲜局势紧张,在继续加强日美同盟关系的同时,我们也要与韩国、中国、俄罗斯建立良好的关系,进一步发展俯瞰地球仪外交。
  目前,国际局势风云突变,需要能准确把握世界潮流,灵活应对的国家外交。我希望河野太郎外务大臣能充分发挥其特有的思维方式和高度的行动能力。
  法务大臣,由上川阳子大臣担任。她过去也曾在安倍内阁担任法务大臣,希望她能利用至今积累的经验,针对《恐怖活动等准备罪处罚法》的准确适用等,再次为法务行政掌舵。
  我请铃木俊一大臣负责3年后的奥运会和残奥会。他政治经验丰富,是东日本大地震灾区的岩手县人,所以希望他能为“复兴的五环”做好准备,在2020年将复兴的东北展现给全世界。
  没有东北的复兴,就没有日本的再生。这是安倍内阁的基本方针。希望生于灾区福岛的吉野正芳复兴大臣能继续贯彻现场主义,将受灾区民众的心声反映到复兴中去。
  包括上月九州北部普降暴雨在内,今年日本全国各地也是自然灾害不断。在推动复原复兴的同时,全国范围的防灾减灾对策也十分重要。根据迄今为止的业绩,今后,我请石井启一国土交通大臣继续负责这项工作。
  防灾担当大臣兼国家公安委员长,请小此木八郎大臣担任。他虽是首次入阁,但至今在自民党和国会的危机管理方面绩效卓著。
  这次共有6位大臣首次入阁。衷心期待他们能发挥年轻力量、中坚力量所特有的思维能力和突破能力。
  我请具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的松山政司大臣负责制定创新、IT、知识产权战略等开拓日本经济未来的战略。
  消费者及食品安全担当大臣请江崎铁磨大臣担任,他曾在国会担任消费者问题特別委员长。另外,冲绳及北方对策,是目前最重要任务之一,需要全力以赴面对。希望江崎大臣与负责冲绳基地减负的菅义伟官房长官一同,倾听冲绳民众的心声,全力振兴具有巨大潜力的冲绳。
  自民党是人才的宝库。
  这次,在平衡老中青比例的同时,也集中了在各领域兼备专业性的实力派人才。
  总务大臣是内阁的主心骨,这次由野田圣子大臣担任,并请她兼任女性活跃大臣。她与我同期当选,在自民党两次下野之际,患难与共,而且她总能对我逆耳直言。
  我们夺回政权,执政党团结一致,在调整好突破危机体制后,曾请野田女士担任我党三大要职之一的总务会长。所以这次,请她在内阁助我执政。
  回首5年前,广大国民以严厉的目光审视包括我党在内的政治整体。我们是在政治不信任高涨的状态下启航的。
  我相信,只有拿出一个又一个成果,才能恢复国民对政治的信赖。因此,在自民党和公明党稳定的政治基础下,尽全力去解决国内外各种问题。
  我要让全体内阁成员回想起我们刚执政时所具有的那种强烈使命感和高度紧张感。让我们再次回到那个起点!
  本着全心全意为国民的宗旨,本次改组广泛集结了党内人才,实现了专心工作、拿出成果的体制调整。
  本届内阁,是一个以成果为本的“实干内阁”。
  我决心,倾听广大国民的心声,共同推动政治的发展,并切实拿出成果。恳请全体国民给予我们理解、合作与支持。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提问。请先报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
  首先,请干事社的记者提问。

(记者)
  我是干事社时事通信的宫泽。
  首先,我想就修宪提问。总理您作为自民党总裁,提出了在今年秋天的临时国会上递交自民党的宪法修订案,并将新宪法的施行目标定在2020年。然而,受此前东京都议会议员选举结果以及内阁支持率下降的影响,有人认为这一目标难以实现。请问,原定修宪日程是否会发生变化?
  此外,修宪需要获得三分之二议员的赞成才可发起提案,所以有意见认为在目前支持率低的情况下,必须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提早实施众议院选举;但在执政党内也存在另一种意见,认为应在在野党完成体制调整之前的今年年内解散众议院。公明党的山口代表此前也表示解散众议院的时期会提前,请问总理您是否还会考虑年内解散众议院?

(安倍总理)
  在我们夺回政权的2012年末,产业空洞化加剧,年轻人难以就业,中小微企业相继倒闭。在这样的情况下,“请改变这种经济状況”,“要重振经济,让3月高中毕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4月就能开始工作”,是这些呼声让我们夺回了政权。执政后,我们始终将经济放在首位。正式员工的有效求人倍率由此创造了大于1的历史记录。工资也开始上升,但还不够,还应增加更多工资。企业开始投资,广大国民也能放心更多消费。如何强有力地推动这种经济的良性循环,是安倍政权最为重要的任务。现在,我们依旧将经济放在首位,必须将此作为我们的第一使命。
  此外,今年将迎来宪法施行70周年。这70年,无论是世界局势还是人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必须考虑宪法应如何存在。我认为有必要开展更加深入的讨论,所以投了一石来问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对日程投了一石,但此事不受所设日程的限制。而且那时我也说了,这需要国会创议。所以,必须在国会开展充分的讨论。
  希望由我党来主导这件事。今天,高村副总裁对我说,此事由党来负责,交给党。这与我的想法完全一致。我希望,我党对此事开展认真讨论,之后广大国民以及国会也都对此事进行深入的讨论。
  解散问题,目前还依旧是白纸一张。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请其他干事社提问。

(记者)
  我是干事社东京电视台的桥本。请多多关照。
  安倍总理您在开场发言中提到了引发国民不信任的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一事,各类舆论调查结果显示,依旧认为政府说明没有说服力的声音压倒多数。本次内阁改组,更替了此事的相关阁僚,也有人担忧政府是不是会让此事不了了之。包括派驻南苏丹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制作的防卫省日报问题在内,在野党提出了在国会闭会期间开展审查、希望早日召开临时国会的要求。请问总理您认为政府应如何就以上问题尽到说明责任?另外,也请回答将在何时召开临时国会?

(安倍总理)
  关于国会闭会中的审查,此前预算委员会开了2天的会,我和政府相关人员出席了该会,并反复做了说明。遗憾的是至今仍无法获得许多人的理解,我们应谦虚真诚地接受这一事实。今后,我们将继续通过各种方式,努力恢复广大国民的信赖。当然,只要国会要求,政府就必须做出应对。关于召集临时国会的要求,内阁会同以往一样,恰当应对。
  此前,决定了预算编制标准,预算草案等下一年度预算的编制工作正式启动。我们要同时考虑这些情况,认真整理并准备对广大国民来说非常重要的工作方式改革法案以及与国民生活相关的诸多问题,在此基础上再决定召开时间。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请干事社以外的媒体提问,请举手。由我指名,再次提醒请先报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请尽可能简明扼要。
  希望提问的媒体请举手。
  请报一下您的姓名。

(记者)
  我是东京新闻的古田。请多多关照。
  刚才总理就各阁僚人选的理由发表了讲话,最后提到了野田圣子总务大臣。您说她常会说些刺耳的直言。请问这次组阁,是出于何种原因特意选择像她那样一直对总理持批评态度的人,却没有在内阁或是党内要职安排石破先生?

(安倍总理)
  野田圣子总务大臣,与我在1993年的大选中同期首次当选议员。就是1993年,我党沦为了在野党,失去了政权,我们的议员生活是从在野党开始的。为什么自民党会失去政权?年轻的我们开展了相当认真的讨论,并向执行部门提了许多意见。后来,2009年大选,自民党再次下野,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同僚。1993年的大选,自民党失去政权,新当选的议员仅有28人,留到现在的人就更少了,所以我们之间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从这种意义来说,野田大臣说话很直接,即便逆耳,她也会对我说。而且,她曾担任总务会长,后来也作为普通议员工作。我感觉她能倾听更多的国民心声,立足于国民角度来思考问题。所以,我这次请她入阁,一同来推动政治的发展。
  而且,自民党的特色就是存在各种各样的意见。大家意见广泛,针对各类问题开展激烈的讨论,得出结果之后,大家就会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我想这就是执政党所应具有的责任感。由此集结睿智,共同奋斗。
  关于人事决定的过程,我不便评论。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请中间那一列戴眼镜的女士提问。

(记者)
  我是美联社的山口。
  日本政府,最近加计学园问题、自卫队日报问题等嫌疑、丑闻不断。海外意见认为在北朝鲜导弹问题忧虑不断加剧的情况下,日本国内基础的减弱会对安倍政权在推动外交、防卫政策方面产生影响。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
  此外,尤其针对北朝鲜,美国的特朗普总统表示将采取所有必要手段,有意见认为实际采取军事行动还需慎重考虑。请问拥有美军基地的日本,将会如何开展日美合作?

(安倍总理)
  防卫政策由拥有入阁经验的小野寺大臣担任,外务大臣由河野大臣担任。日美同盟在安倍政权下制定了和平安全法制,在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下,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牢固关系和基础。互帮互助的同盟关系,会越发牢固。北朝鲜仍在继续强行发射导弹,于是我们立即展示了这样的合作体制:美国派遣两艘航空母舰,与自卫队举行联合训练。美国还会与日本的飞机开展联合训练。这正显示了日美同盟关系处于前所未有的牢固状态。
  关于北朝鲜,前几日我与特朗普总统极其深入地交换了意见。特朗普总统再次向我表示了对日本安全保障的许诺:日美两国是坚不可摧的伙伴,美国对于日本防卫的承诺绝不会动摇。此前北朝鲜发射了洲际弹道导弹级的导弹,北朝鲜的威胁大幅增加。很明显,这对日美双方来说是威胁升级的警钟。现在,尤其需要增强日美同盟。为早日举行新阁僚的“2+2会议”(日美外长防长协商会议),为进一步全面提高日美同盟的威慑力和应对能力,开展具体的协商。

(内阁广报官)
  由于时间关系,还可以提最后一个问题,请举手。
  芳村先生,请。

(记者)
  我是读卖新闻的芳村。
  本次人事变更,自民党的政调会长启用了曾任4年8个月外务大臣的岸田先生。他被认为是安倍继承人中的实力候选人,请问党内启用岸田先生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启用河野太郎先生作为其后任,您希望他在日本与近邻中韩两国的关系上发挥怎样的作用?河野大臣主张摆脱核电站,而《日美核能协定》明年到期,日本政府将会如何进行谈判?

(安倍总理)
  首先,关于岸田大臣,他长期担任外务大臣,与我共同推动俯瞰地球仪外交,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促成奥巴马总统访问广岛,岸田大臣在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对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他也是肩负日本未来的中心人才。所以这次请他来全面审视政策、全面推动政策,期待他能作为我党各项政策的总指挥,推动政策的发展。
  关于河野大臣,例如核能政策问题,在入阁之际的国会答辩中他也明确表示,作为内阁成员他将遵从内阁方针。这一点,我完全信任河野大臣。
  此外,关于今后与中国、韩国以及俄罗斯的外交问题,首先明确我们的基础是日美同盟,所以希望能早日举行刚才我提到的“2+2会议”。
  而且河野大臣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当选国会议员后也经常去美国、去华盛顿,在那里他有许多朋友,建立了许多人脉,还开展了不少日美议员之间的交流。所以从这一层面来说,我期待他能在强化日美同盟关系的意识基础上开展工作。
  还有虽然刚才的提问中没有提及,但常有人指出河野大臣的历史认识问题。我作为总理发表的战后70年谈话,明确表明了我们日本、安倍政权的立场。谈话的内容是内阁会议决定的,所以作为内阁成员的河野大臣,他的立场也与此完全一致。
  关于俄罗斯,9月我将访问符拉迪沃斯托克,与普京总统再次举行会谈。根据去年12月,日俄两国首脑在长门会谈中表明的为解决和平条约问题的真诚决心,解决原岛民的自由扫墓问题,开展联合经济活动,由此推动和平条约向前发展。
  中国方面,在此前举行的G20汉堡峰会上,我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了内容丰富的首脑会谈。我们希望在北朝鲜问题上开展进一步的合作,根据战略互惠关系原则,利用今年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明年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的良好时机,在各领域发展稳定友好的关系。
  韩国方面,我与文在寅总统在G20汉堡峰会上举行了日美韩首脑会谈以及日韩首脑会谈。那时,就每年开展频繁互访达成了一致意见。
  今后,日韩两国将在北朝鲜问题上保持紧密合作。同时,还将构建面向未来的日韩关系,并在各个领域发展友好合作。

(内阁广报官)
  由于已经超过预定时间,安倍内阁总理大臣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感谢各位的配合。

(安倍总理)
  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