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7年 9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记者招待会

2017年 9月 25日 (星期一)

(暂译)

【开场发言】
  5年前,由于获得了国民的支持,我夺回了政权。当时,我们在竞选纲领中提出的大胆金融政策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但正因为我们在大选中胜出,这些政策得以付诸实施。安倍经济学射出的三支箭,打破了日本经济的停滞,实现了从负增长向正增长的巨变。
  如今,日本经济时隔11年连续6个季度呈现正增长态势,并逐步实现内需拉动经济的强力增长。就业人数增加了近200万,今春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创下了历史新高。最近2年,正式员工的就业人数增加了79万人。正式员工的有效求人倍率有史以来首次超过了1.0。只要想成为正式员工,就肯定有1个以上的正式员工岗位。
  近5年来,安倍经济学不断射出改革之箭,这一路来之不易。现在,是向最艰巨的问题发出挑战的时候了。
  我国的少子老龄化问题日益加剧,今后究竟能否保持增长?对于这个莫名的担忧,我们一定会给出答案。那就是,生产力改革以及人才培养改革。这两大改革将决定安倍经济学的成败。我希望能获得广大国民的鼎力支持,在年内拿出一揽子经济政策。
  我们要更加强有力地推动并保持已连续4年的工资增长势头。为此,就必须提高生产力。机器人、物联网(IoT)、人工智能,这些使生产力发生巨变、最为先进的创新,如今将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由我国引领此生产力改革,就将成为下一轮增长战略中最为坚实的支柱。我们将截至2020年度的这3年,定位为生产力改革集中投资期,包括中小微企业在内,强力推动企业对设备和人才的投资。我们还要大刀阔斧地开展税制、预算以及规制改革。为实现生产力改革,我们将动员所有政策。
  提高生产力,实现国民收入年年大幅递增。最大限度地加快摆脱通货紧缩的速度。
  人才培养改革是另一最为坚实的支柱。我相信孩子们拥有无限潜能。我们要改革社会,即便出生于贫困,但只要想学习,就可以进入专修学校或大学深造。我决心,一定要为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们、为经济上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在扩充学费减免措施的同时,为孩子们能负担所有必须的生活经费,从本月开始,将大幅增加给付型奖学金的支付金额。
  不管年龄,我们要确保任何人都可以获得重新学习、发起挑战的机会。以人生百年为前提,彻底扩充最为关键的回流教育。为实现这些需求,就必须强力推动大学改革。
  我们还要一鼓作气地推动免费幼儿教育。截至2020年度末,要为所有3~5岁的儿童提供免费幼儿园和保育园。同时,为低收入家庭的0~2岁婴幼儿全面地提供免费保育。安倍内阁解决待机儿童问题的决心是不会动摇的。我们将提前实施今年6月制定的《放心育儿计划》,在2020年度末之前确保可接收32万儿童的保育设施。
  截至2020年代初期,我们要准备好可接受50万人的护理设施。最大的问题在于确保护理人才。至今,自民党与公明党的联合政府为护理人员每月增加了4.7万日元收入,但要消除与其他行业的工资差距,还需继续推动待遇改善。
  育儿和护理,为消除在职人员面临的这两大担忧,我们要大胆投入政策资源,大力推动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全民型转变。少子老龄化问题不断加剧,我决心要获得广大国民的支持,现在立即着手解决。为此,我们将实施2万亿日元规模的新政策,来完成这项大改革。
  然而,绝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来支付由此带来的代价。强有力地开展人才培养改革,就需要稳定的财源。预定在后年10月,消费税率将提升至10%,我决心要将此作为稳定的财源并加以充分利用。2%的消费税将带来5万多亿日元的税收。根据目前的计划,我们仅将该项税收中的五分之一用于社会保障,剩下的五分之四,大约4万多亿日元用于偿还国债。这样安排是在决定将消费税率从5%提升至10%时,我们向广大国民承诺的前提条件。但是,我想完全改变这些消费税的用途。将其用于均衡补充对育儿家庭的投资及稳定社会保障,同时实现真正的财政重建。我将为此不断努力。税收增加的部分不应仅用于国债,而应更多地用于解决少子化等支出,这样也可以减少如3年前消费税从5%提升至8%时,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此外,虽然实现2020年度基础财政收支盈余这一目标变得困难重重,但是安倍政权绝不会降下重建财政这面大旗,我们会继续认真坚持基础财政收支盈余这一目标。而且,我们会一如既往地从国家财政收入和支出两方面深化改革,为完成目标制定具体计划。
  为解决少子老龄化这个最大的问题,我决定对我国经济社会体系发起挑战,开展大改革。此外,为扩大对育儿家庭的投资,今天我还决心重新调整原先承诺的消费税用途。改变曾向国民做出的承诺,这关系到国民生活的重大决策问题,所以必须迅速问信于民。因此我决定,28日解散众议院。
  对于北朝鲜的反复挑衅,我想广大国民都深感不安。作为政府,我们必须在任何时候都要竭尽全力确保危机管理,坚守国民的生命与财产。这是政府的分内之事。
  另外,选举是民主主义的根本,绝不能因北朝鲜的威胁而动摇。反倒是,我选择在这个时候举行选举,是因为还要向广大民众寻求如何应对北朝鲜问题的答案。
  北朝鲜接连数次发射飞跃我国上空的弹道导弹并强行实施核试验,北朝鲜的这些挑衅不断升级,其威胁已经成为现实。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进一步加强国际社会的协作,我不仅与美国、韩国,还与中国、俄罗斯、印度、欧州、中东以及亚洲的首脑反复开展了对话与协商。此前,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包括限制向北朝鲜出口原油及石油产品在内的严厉制裁措施。首先,一定要完全履行这项决议。其次,如果北朝鲜仍不改变其政策,我们将与国际社会共同进一步施压。
  北朝鲜拥有勤劳的劳动力与丰富的资源。北朝鲜如能走上正确的道路,经济也定能取得飞跃式的发展。但是,若不解决绑架、核武器及导弹问题,北朝鲜就不可能有美好的未来。我们向北朝鲜施压,目的就在于使其改变政策。
  也有意见认为,加大对朝压力,有激怒北朝鲜的危险,所以应转变方针开展对话。世界上无人希望发生争端。然而,仅仅为了对话的对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这20年来,我国及国际社会为和平解决北朝鲜问题,不断开展六方会谈等对话,做了许多努力。然而,虽然北朝鲜曾2次承诺放弃核武器和导弹,但每次结果都是背叛,北朝鲜并未停止核武器和导弹的开发。
  我们为对话所付出的努力,成为其争取时间的手段。必须要求北朝鲜通过完全、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方式放弃所有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我认为,如果北朝鲜拒绝,那么我们别无选择,今后唯有通过一切手段将压力提升至最高。
  此外,为解决绑架问题,我们将在国际社会发挥引领作用,继续全力以赴。
  目前,北朝鲜正有意制造紧张局势,所以我们绝不能动摇,绝不能屈服于北朝鲜的威胁。我希望通过本次大选,获得广大国民的信任,推动强有力的外交。针对北朝鲜,我们将与国际社会携手,坚决应对。
  在此前召开的国会上,向森友学园出售国有土地、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等成为讨论对象,引发了国民的不信任。我本人在国会闭会期间出席审查会等,努力进行了耐心的说明。今后我的态度也不会改变。
  本次大选,估计这些问题也会遭到在野党的集中抨击。所以本次大选很艰苦,会极其艰苦。对此,我早有思想准备。但是,如果无法获得国民信任,在国内舆论两极分化的情况下,既无法向前推动大改革,也无法为守卫我国国家利益而开展坚定的外交。因此,我决心获得广大国民的信任,坚决守卫日本。
  少子老龄化、紧迫的北朝鲜局势,正可谓国难当头。为此,我要发挥强有力的领袖职责。面对国难,一马当先。这既是国家领袖的责任,也是总理大臣的使命。尽管本次大选极其艰难,但为了与广大国民共纾国难,我认为现在必须聆听国民的声音。我是这样决定的。
  本次解散众议院,是勇纾国难的解散。解决日益加剧的少子老龄化问题,开创我国的美好未来。面对北朝鲜的威胁,切实守卫国民的生命与和平生活。为解决这些可谓国难的问题,我决心倾注全身心之力,与广大国民共纾国难。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提问。请先报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
  首先,请干事社的记者提问。请站到麦克风前,先报姓名和所属媒体名称,然后提问。
  
(记者)
  我是朝日新闻的田伏。
  总理您刚才在开场发言中就解散众议院的理由进行了说明。但有人指出,这些理由在某种程度上都是预料之中的,本次解散并没有什么大义可言;也有人指出,北朝鲜局势紧张,现在根本不是举行大选的时候;还有人指出,其实是因为您无法应对在野党要求召开国会的要求,是为了回避森友及加计问题而宣布解散的。请问总理您是如何看待的?
  
(安倍总理)
  我国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少子老龄化问题。为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大力推动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向全民型转变。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刻不容缓。大规模的改革势必需要大量的财源。如果财源没有着落,那么改革的内容本身就有可能受限。
  所以,我今天决定,为扩大对育儿家庭的投资,重新大幅调整原先承诺的消费税用途。消费税的用途,是以税率从5%提升到10%为前提,也是对广大国民的承诺。“无代表,不纳税”。税就是民主主义,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国民生活。因为要在税制方面做出重大决策,重新调整曾经承诺的用途,所以必须问信于民,我决心听从广大国民的判断。
  3年前的大选也是如此,因要延期提升消费税率,就必须问信于民。我的回答是,如果我们要改变曾经的承诺,就必须问信于民。
  而且2012年,当时我们还是在野党,曾向当时的执政党民主党提出,在民主党政权的竞选纲领中并没有提高消费税率这一项,所以如果他们要提高税率就应在递交法案之前举行大选,问信于民。所以我们的主张是始终如一的。要对税制进行重大变革,要大幅改变国民生活,就必须问信于民。
  其次,关于临时国会的召开时期。8月,在忙下一年度的预算草案编制工作。9月,由于北朝鲜局势紧张,我主要在开展外交,对俄罗斯和印度进行了访问。此前刚出席了联合国大会,举行了日美首脑会谈以及日美韩首脑会谈等。为应对这些国内外的各类问题,所以在进行综合考虑之后,决定在本周,即28日召开临时国会。这一时期的选择,在宪法上并没有问题。
  需要进一步补充的是,国会闭会期间,根据需要参众两院共实施了15次审查会议,我本人在闭会期间也出席了众参两院召开的预算委员会等审查会议,进行了反复耐心的说明。今后我的态度也不会改变。
  选举,是民主主义中最大的论战战场。其中,大选既是对我本人的问信,也是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执政党议员,以及所有国会议员的问信。这不是什么追究回避的问题,而是要在接受这些批评,对广大国民进行说明的同时开展选举。当然,我已经预计到本次大选会极其艰苦。但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正如我刚才所说,税就是民主主义,要在税制方面做出重大改变,就必须问信于民。这是我一贯的说法,而且这次我们也按照这一想法,解散众议院。
  此外,关于北朝鲜,日本与北朝鲜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日本的国家领导人是通过选举选出的。这正是民主主义的出发点。我认为我们的选举不应受到独裁体制下的北朝鲜的威胁。从根本上来说,在危机管理方面采取万全之策,切实守卫国民的生命和财产,是我们应尽的职责。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请其他干事社提问。
  
(记者)
  我是朝日电视台的藤川。
  关于改变消费税的使用途径,总理您在刚才的发言中讲到实现2020年度基础财政收支盈余这一目标变得困难重重,但不会降下重建财政这面大旗。请问,为什么不削减其他支出来用于免费教育的财源,而要动用国债部分的资金呢?
  此外,从防止贫富差距固化角度来看,对于家庭收入上限,不应停留在高等教育,而也应包括3~5岁等幼儿教育,请问您对此怎么看?
  从确保教育质量来看,是否会对提供免费高等教育的大学、专科学校等进行选择,加以区分?
  
(安倍总理)
  少子老龄化,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为解决这个最大的难题,就必须大力转换我国的社会经济体系,开展大刀阔斧的改革。所以,财源方面,决定使用消费税率提升至10%后的增收部分。我是这样考虑的,将増收部分均衡用于偿还国债、以及可确保社会保障的育儿家庭投资等,综合来看这种方式能够真正实现财政的重建。
  的确,应该削减不必要的预算,但如此巨额资金,能否从其他预算中节省出来,或是从其他预算中节省出来的资金是否足够用于免费教育?遗憾的是,如果这么做的话,免费教育的规模将会变得非常小。
  只要不浪费就能省出2万亿日元,这种毫无责任的话是说不得的。当然浪费是决不允许的。因此,比方说可以控制社会保障费用的增长,我们也曾经数次将1万亿日元的增幅控制在5千億日元以内,成功控制的金额超出小泉总理执政时期的2200億日元。我们已经在为此努力,今后也将继续。
  我们开展的改革规模如此巨大,所以必须事先给出一个稳定的财源预算。我想再次强调,八字还没一撇就说要从其他预算省出2万亿日元,这种毫无责任的话是说不得的。
  而且,我认为从免费幼儿教育、支持年轻的育儿家庭做起,必须一鼓作气地彻底实现社会保障制度向全民型制度的转变。全面实现为国民广泛使用的3~5岁儿童幼儿园和保育园的免费教育。0~2岁婴幼儿方面,也要在消除待机児童的同时,考虑向低收入家庭提供免费保育所。
  高等教育方面,为防止贫富差距固化,我们要创建无论出身再贫寒,只要想学习就可以升入专修学校、大学等接受高等教育的社会。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如果不能让更多人发挥才干,我们就无法解决少子老龄化问题。一定要实现为真正有需要的孩子们提供免费高等教育。
  此外,关于如何选择实施免费教育的大学,我认为要帮助真正想学习的孩子们就不应该对学校进行区分。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强力推动大学的改革,并应切实提高改革的实效。
  总之,今后政府和执政党会对具体的制度设计进行认真斟酌。
  
(内阁广报官)
  接下来,接受干事社以外的媒体提问,请举手。由我指名,再次提醒请先报明所属媒体名称和姓名,然后提问。
  首先请外国媒体提问。
  罗宾先生请。
  
(记者)
  我是金融时报的哈丁。
  上周,特朗普总统在发言中将北朝鲜的领袖称作火箭人,还扬言完全摧毁北朝鲜是美国唯一的选择。请问总理,您认为这样的发言究竟是会提升还是会降低日本的安全系数?
  
(安倍总理)
  我不便对特朗普总统的细致言论发表评论,但日本一贯支持美国的立场:所有的选项都摆在桌面上。借参加联合国大会之机,我与特朗普总统举行了日美韩首脑会谈以及日美首脑会谈,确认了日美两国保持百分之百一致的立场。针对北朝鲜,日美两国今后会继续保持鼎力合作,在与国际社会携手的同时,对其不断施加压力,直至北朝鲜改变政策。
  
(内阁广报官)
  请提下一个问题。
  林先生请。
  
(记者)
  我是共同通信的林。
  今天,东京都知事小池女士宣布成立国政政党“希望党”。小池知事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通过政治团体“都民优先会”取得了压倒多数的胜利,而自民党因此惨败。请问总理,您认为这个“希望党”会对国家政治、自民党、总理您的选举产生怎样的影响?会对自民党与公明党的合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安倍总理)
  我觉得“希望”这个名字很响亮。小池知事,曾在我首次执政期间担任安全保障補佐官、并首次担任了防卫大臣。所以,我认为我们在安全保障、基本理念方面是一致的。虽然政治手法多少会有些差异,但我希望在本次大选中,能与各个政党与其提出的政策展开全面的建设性讨论,来回应国民的期待。
  总之,我与东京都的小池知事拥有共同的目标,我们要一起成功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因此,希望在大选中公平对战。
  
(内阁广报官)
  请继续提问。
  芳村先生请。
  
(记者)
  我是读卖新闻的芳村。
  总理您刚才提到本次众议院大选是对您自身的问信,那么您认为胜负的分水岭会在哪里?此外,您还提到了2万亿日元的经济政策,那么是否能确保用途变更后的消费税增收部分可以全部满足所需财源?如果不够,是否会进一步增加国民、企业的负担呢?
  
(安倍总理)
  首先,关于胜负的分水岭,众议院选举是选择执政党的选举。因为是决定自民党与公明党联合执政还是在野党执政的选举,所以当然是获得半数以上议席的执政,不到半数的下野,那意味着我要辞职。所以,我的目标始终就是过半数,因为执政党需要获得半数以上的议席。这是2014年大选时就定下的目标,而且小泉总理执政时的邮政解散也是将执政党获得半数以上议席定为胜负的分水岭。但是,本次大选会极其艰苦。对此我有思想准备,我会竭尽全力使我们执政党获得半数以上的议席。
  从本次选举开始,将会削减10个定额议席。所以,自民党和公明党的联合执政需要获得233个议席,这就是我们的胜负分水岭。我希望能获得233个以上议席。同时,我作为自由民主党的总裁,希望我党的所有候选人都能当选,我们将团结一致,全力以赴。
  关于财源问题,刚才我提到大约需要2万亿日元。消费税作为稳定的财源,在其中约占一半。其他方面,我党也在就保险、儿童保险开展讨论。保险方面究竟可以拿出多少,今后也会展开这方面的讨论。提到保险,就有可能牵涉到企业方面的负担,包括这些在内,党内会开展具体的讨论,但基本财源来自消费税。
  
(内阁广报官)
  由于预定时间已过,安倍内阁总理大臣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感谢各位的配合。
  
(安倍总理)
  谢谢。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