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首页 > 总理演说 > 2015年 11月 >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总理演说

安倍内阁总理大臣国内外记者招待会

2015年 11月 22日 (星期日)

(暂译)

【开场发言】
  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以及东亚峰会。这一个多星期,主要国家首脑聚集,为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以及为解决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各类问题,开展了认真的讨论。
  目前,世界经济减速令人担忧,其中“经济增长”是最为主要的议题。我从安倍经济学第二阶段出发,重点阐述了“一亿总活跃”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
  世界经济不透明状况加剧,如何保持可持续增长,是包括新兴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现正面临的同一“壁垒”。
  无论男女老幼、难病残障,或是曾经失败,现在正应创建任何人都能活跃发展的社会。拥有新想法和绝活儿的中小微企业,也是增长引擎。我们还需要新思维,来让其在世界舞台更加活跃。
  只要所有人能充分发挥其经验、能力,大展身手,就能打破阻碍增长的“壁垒”,也定能切实提升经济增长力。这成为今年G20和APEC上的主要议题。
  因此,我们提出的“一亿总活跃”这个新思维受到了许多国家的关注,其为指明可持续增长道路的“终极增长战略”也得到了再次确认。
  我再次下定决心,直面难题,早日实现“一亿总活跃”社会。
  本次会议上,各国对我们日本的高效节能、全民保险、防灾智慧等方面也表示出极大的兴趣。要实现可持续增长,就必须构建有效抵御地震台风等灾害的基础设施、减轻环境负担的节能社会,由此确保增长的“质量”。
  从服务业到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高品质将会得到合理的评价,公正的规则也会得以共享。TPP,是一个制定21世纪新经济规则的过程。对于此前达成基本一致TPP,台湾、菲律宾、泰国、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在APEC等场合,都表示出希望将来能够参与的强烈兴趣。TPP,正是“国家百年大计”。
  在TPP谈判参加国首脑会谈上,为实现协定的早日签署和生效,在发挥各自的领导作用问题上各国首脑达成了一致。
  我国则决心在协定签署后尽快获得国会通过,同时还要为TPP协定的推广而努力。
  这样,将会让TPP的成效直接影响经济的再生及地方创生。我们将会在体察广大国民不安心情的同时,力求消除那种不安,制定并执行有效的政策大纲。
  此外,利用这次世界主要国家首脑聚集的宝贵机会,我与许多国家举行了首脑会谈。
  我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举行了首次首脑会谈,就经济到安全保障等广泛领域交换了意见。
  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第12次会谈,就为签署和平条约,今后利用一切机会继续保持对话达成了一致。我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实现了6月艾尔冒峰会以来的再次会面。
  我还与印度总理莫迪、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沙特国王萨勒曼,以及东盟各国友人进行了坦诚的会谈。
  我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在坚如磐石的日美同盟基础上,两国共同推动与共享基本价值观国家间协作的同时,为维护本地区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加强进一步合作达成了一致,并再次向世界呼吁我们两国所共同拥有的价值观—“法治”的重要性。
  必须遵守国际法。无论在世界何处,必须遵守航行自由、上空飞行自由。任何争端都不应诉诸武力或施以威胁,而必须根据国际法,以和平外交方式解决。
  东亚峰会的主要议题就是这一点,南海局势成为焦点。我感到各国就此达成了强烈的共识:为守卫海洋的和平与安全、确保航行自由,各国应依照国际法采取负责的行动,慎重行事以避免发生紧张关系。
  我认为应在共同规则的基础上,相关国家通过不断对话,能够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关系。
  国家与国家之间,始终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有时甚至会出现意见的对立。
  但是,决不允许恐怖主义的存在。这一点,我们都毫无异议。
  在土耳其G20峰会召开期间,巴黎遭受恐怖袭击。此前,恐怖分子炸毁了俄罗斯客机。今年,有日本国民死于恐怖主义之手,也有中国等其他国家的国民因恐怖主义丧生。
  卑劣的恐怖主义暴虐地夺走了许多民众的生命,这是对祈愿和平与繁荣、我们人类普遍价值观的鲜明挑战。
  日本、美国、俄罗斯、中国、中东各国以及整个国际社会,将会紧密携手面对“与恐怖主义之战”。无论是在G20峰会、APEC会议,还是在东亚峰会,国际社会都一致坚定表明了这一决心。
  我认为我们表明了国际社会紧密团结、坚决与恐怖主义对抗,这次的国际会议达到了这一效果。
  我与许多国家首脑约定,“下星期,在巴黎再见。”
  气候变化也是人类所共同面对的问题。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会议(COP21)的目标,就是要让整个国际社会共同携手,采取切实的对策。
  最后,我要向热情款待我们的马来西亚各界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谢。谢谢!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答疑】
(NHK 原记者)
  我想就中国加强海洋发展提问。我认为从存在界线争议的地区和海域建造建筑物的意义来说,南海与东海的情况没有太大差别,总理您在强调法治、航行自由重要性的时候,表现出对中国动向的担忧。您认为在这一系列的会议上,包括东盟各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是否已经理解了日本的主张?此外,总理您在此前举行的日美首脑会谈上,谈到自卫队在南海活动时,曾表示将密切关注并探讨对日本安全保障环境影响。包括东海情况在内,请谈一谈您认为应如何遏制中国的活动?

(安倍总理)
  中国在周边海域的海洋活动趋于频繁,是包括我国在内的地区及国际社会共同担忧的现象,我国正密切注视其发展。
  我国将一如既往地呼吁贯彻“海洋法治三原则”。
  第一,国家主张,必须依照国际法。
  第二,不得诉诸武力或施以威胁。
  第三,纠纷的解决,必须恪守和平。
  这三原则,获得了包括东盟在内的诸多国家的支持。我认为在东亚峰会上,各国对这些原则进行了再次确认,并发出了我们强有力的诉求。
  对于在东海出现的试图单方改变现状的情况,我们将继续毅然冷静对待。关于资源开发问题,本月日中首脑会谈一致表示,希望根据“2008年6月的共识”尽早重新开始协商,尽快开始实施。
  南海方面,我国正在开展能力培养支援、日美联合训练等,有利于地区稳定的活动,今后也将继续推进。
  另一方面,目前自卫队并未一直在南海进行警戒监视活动,也没有具体计划。
  而且,对于“美国的航行自由”作战,我国表示支持,但这终究是美国的单独行动。这里似乎有一些误解,这不同于自卫队活动,我国并不参与。
  至今我曾重申多次,我国密切注视南海局势对我国安全保障的影响,希望在考虑多种选项的同时,开展充分的检讨。这一点,我不仅在国会上,还在其他各种场合反复重申。
  无论怎样,为守卫开放自由和平的海洋,重在国际社会的合作。关于自卫队活动方面,目前还没有具体计划。

(马来西亚新闻通讯社 穆罕默德记者)
  日本是经济大国之一,与东盟有着牢固的关系。然而,还存在着非关税障壁。例如,大家都认为汽车零部件、大米等领域很难进入日本市场,想请教总理您的看法。此外,日本是否考虑通过TPP向东盟、马来西亚等开放市场?

(安倍总理)
  随着东盟地区的经济发展,日本与东盟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关系不断加深。在我就任总理后的隔年,我就访问了东盟所有十国。直至今日,与东盟各国首脑共进行64次双边会谈。汽车零部件方面,日本政府并未设置关税或是非关税障壁,东盟各国也未曾提出过此类问题。
  在日本与东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AJCEP)中,日本也正在努力废除其他品目的多项关税等,力求进一步开放日本市场。
  关于农林水产品领域,根据TPP协议,在进一步推动农林水产品领域自由化的同时,尽最大努力在日本国内开展进攻型农业等措施。
  TPP的作用不仅是削减和撤销关税,还将推动服务、投资等广泛领域的自由化进程。对于TPP参加国马来西亚来说,产品、服务等各领域的商机将会在包括日本在内的TPP域内市场不断扩展。

(时事通信 石垣记者)
  由于受巴黎恐怖事件影响,总理您在这一系列的会议中,确认了与国际社会合作采取反恐对策事宜。今后将会与国际社会合作采取怎样的反恐对策呢?此外,关于日本国内,针对明年召开的伊势志摩峰会又将会采取怎样的对策呢?有关国内反恐对策相关事宜,执政党内出现了应新设同谋罪这一罪名的提议,请问总理您是如何看待的?

(安倍总理)
  首先,我要对在恐怖袭击中的死难者致以深切的哀悼,强烈谴责此类惨无人道、卑劣无耻的恐怖行径。在这一系列的会议中,G20峰会做出了反恐相关的特別声明,APEC首脑宣言中也强调了国际社会必须团结一致与恐怖主义作战。我国将竭尽全力,与国际社会联手打击消灭国际恐怖主义。
  支持各国提高执法机关能力、切断恐怖主义资金来源、支援建设不会产生极端主义这一恐怖主义根源的社会,这些也都非常重要。希望通过此类多层面多角度的措施,来积极防范恐怖主义。
  我国明年将主办伊势志摩峰会,计划进一步充实并加强反恐对策。其中,加强与国际社会合作收集信息是最为紧要的任务。为此,准备于下月上旬就新设信息收集小组“国际恐怖主义信息收集小组”。此外,还将进一步强化出入境对策、对重要设施加强警备等。加快必要体制建设和装备完善是想当然的,但为防止恐怖事件的发生,将尽可能采取全方位对策。
  此外,正如您提到的“组织性犯罪的同谋罪”,政府也认为这是一个重要问题,正在根据至今在国会审议等当中产生的不安与担忧等情况,慎重探讨应如何对待。

(彭博新闻社 戴维・托伊德记者)
  今天,我带来了有关安倍经济学的宣传册,感到其中的日本经济指标与目标存在矛盾。即日本经济规模正在缩小,连续两个季度呈负增长,8月9月物价下跌。然而您提出的经济目标是实现GDP600万亿日元,请问将在何时如何达到这一目标?

(安倍总理)
  首先,希望能看一看我执政3年以来的整体变化。通过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政策,持续了15年的通货紧缩,现已走到摆脱通缩的“最后一步”。名义GDP增长了28万亿日元,已经超过500万亿日元。就业人数增加了110多万,有效求人倍率达到23年以来的高水准。企业收益创历史新高。以TPP达成基本一致为首,企业治理、女性发展、农协改革、医疗改革、电力改革等增长战略也得以切实落实。
  的确,正如您所指出的7月至9月的实际GDP整体呈负增长,但仔细看一看具体指标,例如汽车库存减少是主要原因。库存发生减少,GDP指标就会呈现出负值。因此,我们认为今后发展趋势良好。受实际工资增长的拉动,个人消费也在上升。经济状况还处于缓慢恢复阶段,需要切实加强景气的支撑。
  为此,需要将企业收益与工资和设备投资联结。而且为实现“GDP达600万亿日元”,我们正在制定以紧急对策等为内容的补正预算。我会在回国后具体指示。此外,还将通过降低法人实效税率等措施,使增长战略能继续强力前进。同时,还将着手解决少子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为实现“一亿总活跃”的目标,建设强有力的经济。
  关于实现这600万亿日元的时间,正如我们已经明确阐述的,将以2020年前后为目标,向前迈进。

返回本页顶部

有关链接